白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一二六一章 福将离世(二合一)
    福将的好转,让韩成长松了一口气,走到外面踩踏着积雪,都觉得空气格外清新。

    依照韩成在部落之中地位,熬药之类的事情,他是不用动手的,只需要交代一声也就可以了。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亲自动手来做这件事情,没有让其余人插手。

    按照上午的时候所熬的那些药材种类,重新配了一份,来到厨房继续熬煮。

    韩成刚将火点着不久,就听到了一些响动。

    转头朝外面看去,正看到缓缓走进来的福将。

    福将的一些毛发之上沾染着雪,口中喷着一些热气。

    在它的身后,跟着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白雪妹。

    “成哥哥,你、你一离开,福将就要找你,我留不住它。”

    白雪妹显得着急又带着一些小心的与韩成解释。

    韩成笑着对她摇摇头说道:“没事,它过来了就让它过来,毕竟是从小跟着我长大的。”

    白雪妹见此才松了一口气,又在这里待了一会儿之后,心里面挂念着三个孩子的白雪妹就从这里离开,返回到了房间之中。

    至于福将,这个时候早已经是卧在了韩成的身前,并且还将半边脑袋垫在了韩成的一只脚面上。

    时间久了,就算是隔着一层鞋子,韩成都能够感受到一些温暖。

    韩成另外的一只脚则将鞋子脱掉,穿着袜子轻轻的在福将的身子上拂动。

    福将很是享受这个过程,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火塘里面的火映照出来,将周围映照的红彤彤一片。

    映照着韩成的脸庞,以及卧在韩成脚边、享受着这个鱼唇主子味道有些大的按摩服务的老狗。

    时光静谧,岁月安好,这样的一幕看的人心中升起一些温馨,升起一些安静的情绪。

    再温馨的画面都有被打破的时候,灌药的时候,狗子那显得惨烈的叫声,将之前的所有种种美好都给弄了一个荡然无存……

    不过某只狗子的记忆堪比著名的金鱼。

    还打着喷嚏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某位无良主子给他灌药的事情了,用干干的鼻子去蹭韩成的手。

    喝过药的福将,看起来精神了不少,也不愿意去睡觉了,就这样趴在地上,不时摇动一下尾巴。

    韩成怕它冷,就将一块破旧的皮子拿过来,给它垫在身子下面。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福将趴在这里睡着了。

    韩成又在这里等待了一阵儿,就轻轻的站起,准备洗洗手,洗洗脚睡觉,结果刚站起身来,还没有迈动步子狗子就已经醒了过来,并张嘴咬住了韩成的裤腿,不让韩成离去。

    韩成见此,只能又无奈的坐下,像是哄一个孩子一般。

    福将见韩成坐下不走了,这才将牙齿松开,接着趴在地上睡觉,还非常嚣张的将下巴放在了韩成的脚面上。

    看到福将这个无赖的举动,韩成也是无奈。

    不过看在这家伙情况刚有好转的份上,韩成也就只好迁就一下这家伙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房间之中因为有火炕的原因,很是温暖,外面的风雪还没有停,夜色寂静,能够听到雪花落下的沙沙声。

    之前还显得有些吵闹的小豌豆、小杏儿几个已经睡着了,白雪妹与开始喊韩成睡觉。

    夜确实是深了,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

    韩成看看把下巴搁在自己脚面睡的很是安静福将,想了想就弯腰将这家伙抱起,走到狗窝边上,将这家伙往狗窝里面放。

    “好好的睡觉,吃过药,好好的睡上一觉,病就好了,等你好了,咱们就去找那头蠢鹿,一起去偷鹿奶喝。”

    韩成将福将在狗窝之中安置好之后,这样轻声对这家伙说道。

    在韩成的眼中,福将似乎是听懂了自己的话,安安静静的趴在狗窝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

    见此他便放心的转身离去。

    结果还没有走两步路,就觉得裤腿被什么东西给扯了一下。

    韩成停下脚步,顺势回头一看,就看到刚刚还安安静静的卧在自己狗窝之中福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钻了出来,用嘴咬着自己的裤腿,拉着不让自己离开。

    韩成无奈转身蹲下,见这个家伙给抱了起来,走到狗窝边上,将它给放回到了狗窝之中。

    “夜深了,我也困了,要睡觉了,不然明天会没有精神的,你也老老实实的睡觉,睡好觉了,我带你到院子里去,从兔子圈里把巫养的兔子偷偷的捉出来一只给你玩。”

    韩成蹲在这样嘀嘀咕咕的与福将这个不讲理的家伙讲道理。

    福将则静静的趴在这里,一副认真听的样子。

    这样过一阵儿之后,韩成见这家伙再次变得老实了,就从这里站起身来。

    不过这一次韩成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跟上一次那样,直接从这里走开,而是走了一步之后,停下了脚步,迅速扭头往回看。

    果然,刚刚还安安静静的趴在狗窝之中,已经完全听懂了话的福将,身子已经起来了一半了……

    见到韩成看过来,它犹豫了一下,便重新卧在了那里。

    韩成见此便扭过头继续往前走。

    走了两步之后继续回头,发现福将这个家伙不仅仅站起身来了,还将半个身子都从狗窝之中钻了出来。

    韩成见到这样的一幕,又是无奈,又是有些气愤。

    觉得这家伙太不听话了。

    想要发火,对这家伙呵斥两声,却又不忍心了。

    “你先睡吧,我在这里再守会儿福将。”

    韩成站在这里想了一会儿之后,对卧室之中的白雪妹这样说道。

    白雪妹对于成哥哥的要求,是从来不知道拒绝的,闻言虽然觉得有些没有必要,还是非常干脆的答应了。

    韩成便将福将重新在狗窝之中放好,然后搬来一个椅子坐在这里,陪着福将,并主动将脚伸出让福将把下巴放在自己的脚面上。

    韩成刚才忽然间意识到福将今天的举止是非常不妥的,一反常态。

    之前这样粘人的时候,好像是它产崽的时候,特别是第一次产崽时。

    现在福将肚子里面是没有崽子的,自然是不可能产崽。

    所以哪怕是韩成极为不愿意往那一个方面去想,极为不愿意一些事情发生,也不得不做上一些防备,免得错过了一些事情,让自己在今后的岁月里,追悔莫及。

    油灯点燃着,橘黄的火苗不断跳跃,晃动着人的视线与房中事物的影子。

    韩成坐在椅子上,弯下腰去,将福将这个已经老了的狗子给抱了起来,放在自己怀中。

    福将睁开眼睛看了看韩成,便没有做其余的动作,等到韩成将它在腿上放好之后,它费力的挪动了几下,调整了一下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睡觉。

    韩成抱着这家伙,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这里,并用另外一个手在福将的狗头上轻轻抚摸。

    一如福将小时候毛茸茸的一团,韩成抱着它,将它放到腿上玩闹的情景。

    只不过时光荏苒,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已经变老,韩成也早已经成年。

    当初那个在韩成怀里大多时候都不安生,喜欢跟的韩成一起闹着玩的毛孩儿,现在也精力不济,呼呼大睡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夜色一点点的变深,困意也不断来袭,抱着福将坐在椅子上的韩成,虽然极力的不想睡去,却还是坐在这里忍不住的打盹。

    油灯在静静的燃烧着,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的韩成,身子忍不住的往前一倾,失重感传来,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长时间的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弹,令得他的双腿和双脚已经麻木。

    他看看卧在自己腿上,在自己怀中静静睡着的福将,然后动了动自己的腿脚,以此来缓解那一阵阵传来的麻木感。

    韩成活动的幅度尽可能的小,担心惊扰到了这个已经很老很老的狗子。

    一番的活动之后,韩成双腿双脚上面的麻木缓解了许多,而在这个过程之中,福将这个年老贪睡的家伙,一直都没有被韩成给惊醒。

    这让韩成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但随后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担心福将会不会出问题,连忙将手摸向了福将的狗头,并将手掌探向了福将的鼻子处。

    没有感受到呼吸!

    韩成心中不由一惊,连忙用手拍打福将的脑袋。

    “福将!福将!”

    韩成一边拍打一边喊着。

    然而这个以往只要听到他的脚步声都会兴奋的跳起来,一路跑着前去迎接他的狗子,却没有动静,依旧是静静的趴在韩成的怀中一动不动……

    “福将!福将!”

    韩成继续叫着,声音加大了一些,手上的力道也随之增大。

    福将这个家伙,还是静静的趴在韩成怀中,一动不动。

    韩成手颤抖着,摸向了福将心脏的位置,强压住心中强烈的情绪,认真的感受,好大一阵儿也没有感受跳动。

    韩成心中的希望开始慢慢消失,一颗心一寸寸的沉入到谷底……

    房间之中,油灯静静的燃烧,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挑灯芯的缘故,火苗越来越小,灯光越来越暗淡,最终在经历了一番的挣扎之后,彻底的熄灭了。

    房间之中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韩成就坐在椅子上,抱着保持着睡觉姿势的福将,静静的待着这黑暗之中。

    韩成的脑子里空空的,经过了最初的难以置信与忍不住的悲伤之后,他现在居然是变得很是平静。

    他就这样坐着,抱着不会再动弹的福将,没有特别的悲伤,没有流泪,只觉得整个人的脑子都是空空的。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想了些什么。

    他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说,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这里……

    孩子的哭声响起。

    小黄豆半夜里的尿了床,白雪妹没有打他,他自己倒是先哭了起来。

    白雪妹从睡梦中醒来,很是熟练的伸手往小黄豆的身下摸摸,然后也不点灯,摸黑就从一边摸过来了一个干净的尿布,将孩子身上擦拭一番,转手把孩子放到了干燥的地方。

    然后开始擦拭这里的水渍,并又找来了一块干尿布,铺在了被小黄豆尿湿的地方,自己睡了上去。

    做完这些之后,白雪妹伸手往韩成睡的地方摸了摸,结果并没有摸到的人。

    又将手臂伸长,往更远处摸了摸,依旧还是没有摸到人,白雪妹顿时就变得有些清醒了,睡意消失了许多。

    “成哥哥?”

    “成哥哥?”

    白雪妹出声呼喊。

    结果房屋之中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回应她的呼喊。

    这样反常的事情,令的白雪妹一下子就变得清醒起来,再也睡不下去了。

    她摸索到火折子,将火折子扒开吹亮,冒出火光来,点燃了床头不远处的台子上放置着的油灯。

    火光照亮房间,白雪妹迅速的将目光扫过整个房间,结果没有在房间之中看到韩成的身影。

    白雪妹一下子就慌了神,赶紧端着油灯从卧室出来。

    结果刚一出来,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韩成。

    白雪妹顿时就觉得心中一松。

    她以为韩成是坐在这里睡着了,当下就准给将韩成喊醒,让成哥哥回来炕上去睡。

    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忽然间发现,成哥哥的眼睛是睁着的,没有半分睡着的样子。

    “成哥哥,回炕上睡吧,别被冻着了。”

    白雪妹小声的喊道。

    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弹的韩成,听到白雪妹的喊声,将头扭了过来,看着白雪妹笑了一下道:“你去睡吧,我不瞌睡,不用管我。”

    “福将……福将喝了药已经有好转了,你抱着它也累,不如将它放到窝里面,让它好好睡……”

    白雪妹将目光落在了韩成怀中的福将身上,这样说道。

    她觉得成哥哥是因为福将才不去炕上睡的,所以就想要成哥哥将福将放回到窝里面,这样的话成哥哥就能够去好好的睡觉了。

    “福将死了……”

    韩成声音平静的说道。

    “福将……死了?”

    白雪妹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韩成说的话的意思,稍微愣了一会儿之后,方才反应过来,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