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厨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沈括入门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沈括入门

    苏辐摇头:“不是,是一千万贯贷款,加上先期五百万贯的朝廷投资,总共应该是一千五百万贯才对。”

    说完又对苏油拱手:“小幺叔,朝廷这保证金和发行货币的倍率也该改改了,这次操作看来,五百万贯本金发行一千万贯宝钞,安全得很嘛。”

    苏油摇头:“那不行,这个口子现在还不能松,银行业务出现漏洞的话,风险太大,现在除了三路今年的特殊情况,还没到非有必要开这个口子的时候。”

    “等……等下!”沈括都吓得站起来了,浑然没有注意自己的曝光:“这让朝廷知道还得了?!国公你欠了皇宋银行一千万贯,欠了朝廷五百万贯!你怎么跟没事儿一样?!”

    “本来就没事儿啊!”苏油将手一摊:“刚刚不是说了,今年总投资是两千三百万贯,我只欠了皇宋银行一千五百万贯,那剩下的八百万贯是什么?”

    “盈利!”沈括脑筋也贼快,腿一软坐到了浴池里:“你你你……你赚了八,八,八……”

    苏辐看着沈括,认真地说道:“八百万贯,半年。”

    “不过其中有三百万贯是应该支付给银行的利息,但是被我作为股份追加到投资里了,真实盈利五百万贯而已。”

    沈括突然觉得泳池的水有些热,泡得自己脑袋有些发晕:“天……啦……”

    苏油说道:“你晕啥?这些都是国家的,陛下的,皇宋银行的,四通股东们的。”

    “我是三路都转运使,看重的是这些投资带来的税收和对三路民生的刺激。”

    “不过今年步子是有些大了,投资和收益缺口过大,朝廷还不习惯这种寅吃卯粮的搞法,因此我担心引起非议。”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投资不赚钱。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将上报的投资额往小了说,免得吓着朝中大佬……存中原来我们扯了半天你还没明白到底在说什么?”

    沈括漂在池子里,有气无力地说道:“现在……有些……明白了……”

    苏油说道:“一千五百万贯除去收益还有七百万贯,还是太多了点,再想办法压压……”

    张麒说道:“要不这样,将一些基建投资挪到今年来做账,就说这七百万贯里有两百万是为沙兰线做准备的,剩下五百万贯,抵消掉送去汴京的夏宫缴获,差不多能交差了吧?”

    苏油一拍脑门:“对对对,还有棉花羊毛的准备金,这些是流水,也好做账!这样就差不多了!”

    沈括才从浴池里爬起来坐好,转眼又一出溜,这几位,生生将两千三百万贯给做平了!

    这也就是蜀国公公忠体国,要是换成有歹心的人又具备这个能力,几年就能将大宋搬空!

    摆平了年报,苏油就轻松了,于是又聊起了此次宋辽和议来:“辽人终于答应增发绢钞了,不容易啊……”

    说完对晁补之一拱手:“无咎与族叔受委屈了。”

    晁补之微微一笑:“为国效力,多谢国公让补之参与这件青史留名的大事。”

    沈括这一刻真感觉自己进入了知识盲区,他是真傻了:“什么青史留名?奸臣传很光荣吗?”

    “哈哈哈哈……”苏油和晁补之一起捧腹狂笑,笑过好一阵后,苏油才抹着眼泪:“我发现存中你在这上头简直就是头卫子,智力跟耶律洪基差不多!”

    见沈括还在发蒙,苏油说道:“这次和议辽国得到了什么?”

    沈括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群白痴:“港口,图书,天文台,历法,绢钞……”

    苏油也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白痴:“两个港口,本来大宋就想修,这样才能停靠我们的大船,倾销我们的货品。”

    “经史子集佛经图书之类,短期内对辽国国力有多大帮助?”

    “天文台倒是花钱,但是那是合资,我们资助七成,对外宣称三百五十万贯,其实成本五十万贯毛毛雨而已,剩下的是消耗辽国资储,一百五十万贯!辽国三年岁入!等于我们赚了他们一百万贯回来!!”

    “历法学问是比较高深,我们可以让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难道他们能凭借历法,倒推出理工之学?”

    “五十万贯绢钞,我们帮忙印刷,还能收获一笔手续费。”

    “断绝完颜部的贸易,完颜部会乖乖听话?那是辽人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辽夏边境开通榷市,我们这下就能够名正言顺地笼络鞑靼;”

    “将七万旧军换成三万五千新军,军力是降了还是涨了?”

    “在苏州开通钱庄,那更是辽人拱手将南部诸州经济命脉交给我们。”

    “哈哈哈哈,我真没想到和议能够如此顺利达成,我一直担心室纯能够看破这些,看来也是被张太居一个毛纺厂就忽悠瘸了,哈哈哈哈……”

    沈括一想还真是,大宋其实基本没有损失什么,就算有损失,和宁夏三路即将一年一千多万贯收益比起来,这笔生意怎么都是赚。

    不由得悻悻地说道:“到底还是便宜他们了,对他们也没有多大坏处,尤其绢钞大行,按照《金融论》的说法……”

    苏油笑道:“存中你如此聪明,怎么还没转过弯来?大宋每一文宝钞都是有抵押的,辽人有吗?”

    沈括说道:“他们也有啊,每年二十五万匹绢帛……”

    突然反应了过来:“绢帛是消耗品!辽人肯定要用掉,而绢钞依旧每年以二十五万贯……不,现在以每年七十五万贯在增长!他们是在沙上立塔!绢钞迟早会变成一张废纸!他们的财政迟早要崩溃!”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苏油意味深长地问道:“存中我问你,它又为何还没有变成废纸呢?”

    沈括到底聪明,只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便猛然抬起头来,一脸惊怖震惊的神色:“我大宋!是我大宋,一直在獐子岛吸纳绢钞!”

    苏油笑吟吟地点头:“恭喜存中,你的金融学,入门了。”

    这一次澡堂会议,彻底刷新了沈括的经济观,蜀国公以五百万贯本金运作到了两千三百万贯的投资,让一直以为大宋在量入为出的沈括叹为观止。

    但是苏油接下来却是对他的谆谆告诫,投资是有风险的,他之所以敢这么干,是因为有四通强悍的技术实力,三路丰富的资源作为底气,能够保证每笔投资的成功。

    加上他在宁夏三路没什么掣肘,三路本身也如同一张白纸般任他描画,所以才能创造出这样的奇迹,其实这也是很难复制的模式。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关总算是已经过去,那些投资也开始见成效,接下来就是收获期。

    三路经济繁荣,必将带来百姓生活的改善,人心必将向大宋凝聚,大宋对周边地域的辐射必然会大增,三路丰富的矿藏和海量的牲畜、土地,最终必将成为这次战争带给大宋的巨大红利。

    眼看着天气就要冷了,现在是出行的最好时节,苏油准备了一大堆的礼物,准备去给种五送一回温暖。

    从兴州到包克图,乘坐牛皮军舰,很快,七天就能抵达。

    辽人吃了没知识的亏,不知道宋人有了牛皮军舰这样的神器,还在用防备夏人的方法防备宋人。

    因此苏油哪怕是只用旧军,从兴庆府最北面的克夷门呼应五原,也不过三日水程而已。

    这次的船队很大,足有三百筏。

    筏子经过升级,有了地丁胶后,牛皮就可以淘汰了。

    一个筏子就是一百平方米。

    往草原运羊毛那是笑话,因此地丁胶胎里边塞的是药品、饲料、战士的冬衣、粮食。

    筏子上则是各种三路新出的商品,工具,机械。

    兴庆府漂流了一日,便到了克夷门,船队停下后,还要倒着往回走,才能回到大陷谷的北口。

    这神出鬼没的行程让仁多保忠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鞑靼人过来了,结果斥候来报,是益西威舍的慰问团。

    是益西威舍就不奇怪了,说他会飞仁多保忠都信。

    赶到大陷谷北口,就见一支五十人的新军骑兵队簇拥着一个紫袍官员朝这边行来。

    筏子带不了太多马,这是全部。

    仁多保忠滚鞍下马:“末将参见益西威舍。”

    苏油摆手:“叫国公,或者都帅都可以,仁多你现在也是朝廷的命官,规矩要讲。”

    仁多嘿嘿直笑,这强壮的党项汉子,现在是大宋委任的朝顺军节度留后,驻守摊粮城的守将。

    大陷谷再往北,就是著名的大盐池,后世那里有大盐业基地,每年能产盐一百三十万吨,碱二十五万吨,钠五万吨。

    不过那里不是苏油想要盐业基地,因为光有盐,在宁夏三路都算不上具备优势工业资源。

    不过满足兴庆府、五原、鞑靼的内需是绰绰有余罢了。

    就是这么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