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06)
    28-11-22

    【第六章雪的口交】

    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反正最后雪和我一起回了家,当然雪走之前还

    加了好几个长的帅帅的小哥哥,说过两天约出来一起玩。

    雪也喝了不少酒,当然我也没少喝,不过回家还是一帆风顺,到家之后我才

    发现,原来雪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不用想也知道是雯雯一起来帮她布置的。

    很晚了,我也喝的头晕眼花的,所以洗了把脸就准备进屋睡觉去了。

    我先上的厕所,因为习惯了这几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进了厕所我就忘了把

    门关好,掏出早已肿胀不堪的肉棒,我用尽力气终于解放了出来,因为前面雯雯

    和刘波给我的刺激太大,老二还是一直勃起,这一路害的我都没好好和雪说话。

    终于回到房间,看着长度惊人,直接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阴茎,还有鼓鼓的睾

    丸囊,我脑海里不断回味着刚才电话里听到雯雯和刘波做爱的声音,还有前几天

    我和雯雯的大战,谁让我年轻气盛的,二十一年才破了处,自从那晚操过雯雯的

    嫩逼之后,每晚我都要回忆起那样的滋味。

    像是毒瘾,明知道不应该,不要做,不要回想,却还是一直想,一直念,欲

    罢不能,脑海里的想法都是怎样才能再做一次,不管是和雯雯还是和其他人。

    同一时间,我的手也开始上下活动起来。

    卫生间里只剩下我浓重的呼吸声还有撸管的声音,龟头的马眼不断渗出润滑

    液让我的撸管行动更加顺畅。

    我爽倒是挺爽,唯一的疏忽是忘了把门关死。

    而这时候雪有点受不了身上的一股酒吧味道,在房间里换了身睡衣拿着内衣

    裤就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们租的房子是个三室两厅两卫,但是因为刘波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就说雯雯

    要经常过来住,所以他们住的是带卫生间的主卧,我们另外两间房子是公用的一

    个卫生间,就在我们两间屋子的中间。

    雪出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我当然也没注意到,还在继续手动作业着,就

    在我越来越兴奋,大肉棒上下翻飞的时候,雪来到了卫生间。

    我正在兴头上,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一点,她本来是想进

    来洗澡的,结果听到了我撸管的声音,所以她迟疑了一下,没有完全把门打开,

    只开了个门缝。

    雪后来跟我说,当时她好奇的从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看到我正站在马

    桶前,双手上下翻飞的撸动,粗大的阴茎完全不像中国人应该有的尺寸,乌黑的

    大肉棒直挺挺的快翘到天上了,再加上那充血膨胀的龟头,雪当时居然都紧张了

    起来。

    作为一个在国外留学,见识颇多的女孩,她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甚至于她

    在国外还帮很多任自己的男朋友撸过,但是据她说,像我这样尺寸的,在她历任

    男票里都没遇到过。

    我哪知道撸管都能被人偷窥,所以我脑海里满满都是雯雯的肉体,以至于我

    都闭上了眼睛,双手飞速的上下撸动,大肉棒一颤一颤的不断洒出前列腺液。

    「哦,雯雯……」

    我低哼一声。

    当我不断回忆起当初狠狠的在雯雯的嫩逼里射精的快感,大肉棒终于支持不

    出,从红肿硕大的龟头马眼之中喷射出一股股白色精液,因为太爽了,我的精液

    狠狠的冲天而起,甚至有几滴都射到了卫生间的门上。

    射完后的我休息了一会,马上用喷头的水冲洗起来,把我射到墙上门上的精

    液都冲走了。

    然后我才发现厕所的门居然没锁?我内心有点不确定,刚才进来我好像是锁

    了的呀。

    当下收拾完洗了洗脚我就准备回房睡觉。

    刚出门,我就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是雪,客厅没开灯,所以我

    一下没看清楚。

    她穿着一件吊带小睡衣,薄薄的丝质吊带贴在她的身上,胸前两个小点凸起

    ,居然没穿内衣,雪的胸部大概有罩杯吧,亭亭玉立的,很弹,估计比雯雯要

    大好多,我心里暗想。

    「完事了?」

    雪带着一点调笑的意味说道。

    「啊,啊是的,刚洗好。」

    我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当下打个哈哈就走了,雪这时也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在我刚打开房门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让我毛骨悚然。

    「雯雯?」

    说完她就进了洗手间,我豁然转头,只看到她的背影。

    难道刚才打飞机下意识叫出雯雯的名字被她听到了?我摇了摇头,当做没听

    见回房睡觉去了。

    因为卫生间就在我们两个房子的中间,所以当隔壁哗啦啦的水流声传来,迷

    迷煳煳中的我知道那是雪在洗澡,其实想想雪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正赤身裸体的

    在隔壁卫生间洗澡,而这么个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存在,当时我的内心是有点澎

    湃的。

    好吧,我就是在意淫雪大美女,毕竟现在人家正脱光光的在我隔壁洗澡呢。最新222点0㎡

    不过本着错事可一不可二的原则,我可不敢跑去乱搞,毕竟雯雯还是知根知

    底的好姑娘,虽然我用了点强,但最后好像也没报警,人家雪是从加拿大回来的

    ,要是有个意外,我估计就要去蹲牢房了。

    我尽力平复了心情,让老二不再那么暴躁,就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那姐们

    开始唱歌了,嗯,就是边洗澡边唱歌,而且吧,唱的都是英文歌,哥们我一句也

    听不懂,但是当时已经快凌晨一点的样子了,我真是醉了,刚压下了欲火要睡觉

    ,现在这算什么事?我想着,女生洗澡应该也快吧,就没吱声,结果雪大美女给

    我唱了半个多小时,我实在忍无可忍,起身就穿了个大裤衩子出门,额,喝多了

    有点晕,没穿上衣。

    我扶着有点疼的脑袋走出房门,来到卫生间门口,我们的卫生间是磨砂玻璃

    门,而且不大,所以里面亮着灯,我能看到玻璃上投影着一具曼妙的身躯,这个

    大美女的双手好像正在双峰上揉搓,估计是在洗胸部。

    我吸了口气,妈蛋,洗个澡的影子都这么诱人,雯雯这朋友有点优秀的。

    「哐哐哐……」

    我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里面的人影停下了歌声和动作,估计雪也被我的敲门搞懵逼了。

    「美女,大半夜的,能不能不唱歌,我头疼。」

    「头疼呀,那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雪的声音笑嘻嘻的。

    「没跟你开玩笑,别唱了。」

    说完我就回房间睡觉了,真的是有点头疼,不止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还有因

    为雯雯和刘波的事情,我心里贼烦躁,所以头疼的厉害。

    估计雪也是听了我的话,没有继续唱歌,我当然继续回屋睡觉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卫生间的水声停了,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估计是雪

    洗好要去睡觉了。

    然后又是开门声,估计是雪回房间睡觉吧。

    再然后,就是我的床向下压了一下,明显是有人坐到了我的床上,只是那感

    觉不是很明显,我也困的厉害,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喝过酒有醉过的朋友都知道,喝多了到了床上想睡觉的时候,就是整个人都

    迷煳的时候,那种天旋地转,飘飘然的感觉,确实对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很迟钝。

    过了一会,一个温暖的肉体躺在了我的身旁,现在的天气刚刚入夏,白天温

    度有点高,晚上的时候还是有点冷,所以我盖了床薄被子,现在有具肉身就这么

    钻进了我的小被窝。

    有那么一刹那,我以为我在做梦,因为脑袋晕乎乎的,我估计我真的是开始

    做梦了。

    「赵峰?你睡着了么?我来给你按按头啊。」

    熟悉的声音,还带着笑意,这是雪么,洗完澡怎么跑我床上了?虽然美女在

    侧,但是我没有动弹,还是静静的装睡着,因为我不知道雪是什么意思,今天我

    们才刚见面,难道她是雯雯派来试探我的?也不对,雯雯又不是我女朋友,犯得

    着试探我么?正想着,我的胸前痒了起来,一只小手冰凉的抚摸着我的胸部。

    因为习惯了不穿睡衣,我睡觉的时候都只穿一条内裤,所以胸前赤裸裸的,

    突然被一根冰冷的手指摸上,瞬间胸前直起鸡皮疙瘩,而且有一种难言的舒爽感

    冲上后脑。

    小手还在不断的在我的胸前画着圈圈,一圈一圈的,最后她的手落到我的乳

    头上轻轻捏着,这一下的动作,让我整个人感觉到十分酸爽,血液开始上涌,但

    是我还是尽力克制着我自己,没有任何行动。

    雪看着我还是安静的躺着,似乎确认了我的熟睡,接着她的手开始向我的下

    半身游弋,在我还没想好应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那只冰冷的小手就顺着我的内

    裤上沿滑了进去,冰凉的小手马上就握住了我火热如铁的肉棒。

    因为雪的小手是在冰凉,我的肉棒还抖了一抖,但是因为我的肉棒实在是大

    ,雪的小手只握住了大概一半的样子,而这个时候,我的肉棒其实都没有完全勃

    起,如果真的勃起完成,雪的小手可能连一半都握不住。

    我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栗了一下,随后一道炽热的鼻息传到我的耳朵上,然后

    是雪的声音:「有本事你一直装睡。」

    我心里还在纠结要不要醒来,这时候淅淅索索被子被掀开的声音传来,随后

    是人体在床上移动的动静。

    接着我的内裤被脱了下来,离开了内裤的束缚,大肉棒一下子就弹了起来,

    像个旗杆似的直挺挺的矗立着,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惊呼,一定是雪被我的大肉棒

    给吓一跳吧。

    紧接着就是一个温柔的湿滑的肉质腔体包裹住了我的龟头,然后是一条灵活

    而又冰凉的东西在龟头上舔舐起来。

    那温柔湿润的感觉比之阴道来说要空闲的多,但是比手来说又要温柔的多,

    当下我就明白,那是雪的小嘴,我没有睁开眼,但是我能感觉到那张小嘴正不断

    的往下吞着我的肉棒,小舌头不断的逗弄着我的龟头和肉棒本身。

    「呼……」

    我舒了口气,这感觉实在是爽爆了。

    雪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她知道我醒了,但是她没有停下来,接着又往下

    继续吞,一直到我的龟头似乎顶到了什么软软的嫩肉上才停止,而这时候我的肉

    棒也不过才进去了一半而已。

    雪用力吸着嘴巴,快速的往外滑动小嘴,让我的肉棒只能一个龟头还在她的

    口腔中,随后又快速吞入。

    就像是用嘴巴在和我的肉棒进行做爱一样,而且她的动作频率越来越快,最

    后的吸附力越来越大。

    这种不同于做爱的性爱刺激让我绷直了双腿,快感越来越强烈,勐烈的快感

    超过了刚才我撸管时的感觉,因为雪的口水的湿润,整个肉棒都充满了液体,十

    分顺滑,方便了雪的快速口交。

    就在我感觉到肉棒越来越火热,即将到达快感的重点的时候,雪突然停止了

    动作,我偷偷张开眼睛,发现她已经慢慢起身,背对着双脚叉开在我的腰部两侧

    ,半蹲在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