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 >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29)
    我与异性合租的那些年(29)雯雯的深喉

    一夜宿醉的早晨,人的大脑总是会煳涂一点,就像我躺在沙发上装睡着了,

    明明有两个女人在我身前看着我的裤裆,我应该感觉假装要醒过来,好让她们知

    难而退,省的把局面搞的很僵硬。

    但是我却有点想看看雪让雯雯看看我的阴茎,雯雯看到后会是什么反应,不

    过很快我的愿望就落空了,雪快速起身进了房间,我还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下一

    秒,一床被子噼头盖脸的把我整个脑袋全包了起来,连着我的上半身都盖在了被

    子里。

    「看,这样他就算醒过来也看不到,我们还能快点逃跑的嘛。」

    我只能闷呼呼的听见雪得意洋洋的带着雯雯说道。

    接着是雯雯低低的回答:「那,那我就看一眼,看完我们就走吧。」

    「来来来,我给你看看男人的鸡巴真正粗大的样子。」

    雪的声音里透露这得意洋洋的骄傲,好像我这根肉棒被她享用过就是极为得

    意的事情,当然和闺蜜讨论自己男人的阴茎也是不少女人相互比较的一个方面。

    这是我后来听另外的女生给我说的,女人之间其实都是存在着相互攀比的,

    即使不是非要一较高低,但是有些东西在闺蜜间是可以成为聊天的谈资和比较的

    要点的。

    比如买了什么好的奢侈品啊,比如自己的老公又给自己送了什么礼物啊,两

    个女人的身材好不好,奶子谁大,腰肢谁细,谁更有魅力。

    又或者自己和老公做爱的次数,质量,高潮的次数等等。

    特别是男人之间比较,这属于不可逆的优势,如果雯雯的男朋友刘波属于普

    通男人,阴茎只有十四厘米,而和雪做过爱的我,阴茎有十八厘米,而且又粗又

    长又大,这对于雪来说就是一个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的上身闷在被子里有点热乎乎的,但是我现在又不敢伸手掀开被子,只能

    悄悄用手在我头顶位置稍微开了个小孔,让空气可以传进来。

    就在同时,我感觉到腰间的内裤松紧带被人从两侧轻轻的拉了起来,内裤的

    边缘压着我的腰,然后这个力量从两侧把我的内裤开始往下拉,她的动作很轻缓

    ,应该是害怕动作太大让我醒过来。

    裤腰带向下勒着我勃起的大肉棒缓缓褪下,终于内裤脱离了我的腰间,大肉

    棒勐的弹起,过程中还轻轻碰到了一处软肉,不知道是雪的脸还是她的乳房。

    一下子外面的声音全安静了,既没有雪继续脱我裤子的动静,也没有她们说

    话的声音,我又看不到外面的场景,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被关了一晚上,热气腾腾的大肉棒,刚刚脱离束缚一接触到清凉的空气,

    变的更加灼热了几分,耻骨部位的皮肤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好丑……」

    这是雯雯的声音,她似乎声音有点颤抖:「这个东西怎么又大又丑……」

    她当然不是次看见我的肉棒,不过之前两次都是晚上做爱的时候看到的

    ,而且在我的面前,她也不敢认真仔细的去观看肉棒的细节,只能大概的知道肉

    棒很粗很大。

    「雯雯,这你就不懂了,就是这个丑家伙,做起来才爽呢。」

    雪边说着一边伸手握到了我的阴茎体上,小手吃力的握了大半,另一个手也

    摸了上来,两只手合围成一个圆形,好像是在量我的尺寸。

    「你看,赵峰的家伙硬起来比你小手臂都粗,想想看这么大的家伙插到你的

    那里,那是什么感觉?」

    「这么大,怎么…怎么塞的进去啊。」

    雯雯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的低喃,「你被它插过?我怕你下面都被他插坏了

    吧,你的那里是不是已经被撕裂了哦。」

    「嘻嘻,你还不相信?」

    雪的小手慢慢覆盖到了我的龟头上,从龟头表面传来丝丝酥麻,刺激,还有

    点难受的感觉,这是希望雪的小手能够更加快速的刺激它。

    「算了算了,看都看了,雪我们快走吧。」

    雯雯的脸庞通红,即使没有人的时候她一个人看到这根大肉棒她都是十分害

    羞,更别说和闺蜜一起看到这根硕大的肉棒了。

    重要的是,雪可以勇敢的承认自己被我的肉棒插过,而且还获得了很好的高

    潮体验,但是雯雯总不能为了面子非要和雪比拼,也说自己的嫩逼被我插过吧,

    毕竟她还是我室友的女朋友,要是这么说,不是就是说她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么。

    「走什么,几天没看到这家伙,肉棒好像又变大了一点。」

    雪轻轻的开始对着眼前的大肉棒上下撸动起来,看着可爱的鲜红的龟头她忍

    不住对着龟头吹了一口热气,温润的气体吹到龟头上,让我差点舒服的叫了起来。

    「诶,你,你干嘛。你不是要亲上去把?」

    雯雯有点不知所措,雪的行为越来越过分了,明明只是说看看,怎么现在看

    她的样子都要亲上去了。

    「亲上去怎么了,你不知道口交可是女人的一门利器,多少男人插你插厌了

    ,来一发口交立马就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呢。」

    「你说什么呢,你才,你才被人插厌了,我只和刘波做过啦。」

    「那你给刘波口交过么?像这样把鸡巴吃到嘴巴里?」

    「有,有过一次,他狠狠的插到我嘴巴里,我一不小心狠狠咬了他一口,他

    的那个上面都留下了牙齿印。」

    雯雯红彤彤着脸低声说道,听在我耳朵里感觉很像我次插她的时候,不

    小心被她咬到肉棒的情形。

    「哦,那他也太急了,一下插你嘴巴里当然疼了,不过后面有试过么?」

    「没有,那次他就把我放倒了狠狠的弄了一晚上,第二天我都不好走路呢。」

    雯雯越说,我越听着就是在说我干她的那回,想想她居然没给刘波口交过,

    我好歹也算尝试了一次,开心。

    「那要不要试试这个,用这个大家伙练练手,以后你给刘波做的时候就顺利

    很大了,反正他现在在睡觉,随便我们折腾,我先演示给你看看吧。」

    雪说着真的亲吻了一下我的龟头,这下柔软的触感直接从龟头传来,我的双

    腿下意识的伸了一下,实在是太舒服了。

    雪和雯雯同时注意到了我的动作,雯雯一脸娇羞想着快点离开,但是雪却是

    紧紧盯着我的肉棒没有离开视线。

    紧接着雪的嘴唇轻轻张开,把最大的龟头部位含进了温润的口腔里,她的丁

    香小舌在口腔中开始慢慢舔弄着龟头,她把肉棒往嘴里多含了一下,让龟头顶着

    她口腔的内壁,就这样开始上下移动起来。

    从龟头上传来的快感快速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双腿不自觉的绷紧,肉棒开

    始往上挺了一点,希望能够更加深入那个温暖的环境。

    「斯拉……」

    雪抬起头,从她的红唇中滴落混合着我的淫液和她口水的液体,全都滴在了

    我的肉棒和耻骨上,把我的一片阴毛都打湿了。

    「你看,虽然这个肉棒这么大,但是口交起来也可以很不费力的,你来试试

    呗。」

    雪热情的邀请起雯雯,我当然希望雯雯也能够给我口交一下,但是想到雯雯

    淑女的性格,我估计这样的机会不大。

    「你这样子好淫荡哦。」

    雯雯半坐在沙发旁,看着口角挂着淫液的雪,「你的男人,你做就好啦,我

    又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帮他做这种和生殖器接触的事情?」

    「傻瓜。」

    雪伸舌头舔了下嘴边的液体,笑意盈盈的说道:「我是为了你,我知道你希

    望为男朋友守身如玉,做一个纯良淑德的好妻子,但是你就这样一辈子只有一个

    男人,甚至你都不知道性爱真正的魅力所在,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雪边说边把我的内裤整个扯了下去,她的动作很大,似乎根本就没在乎我醒

    没醒来。

    ④f④f④f。ǒm

    「赵峰的鸡巴我试过,即使和老外比起来,他也是一流的,但是老外大多数

    很滥交,不干净,我也不建议你去试那些,我也不希望你被老外给插了。所以这

    里有个天然的机会,让你试试真正舒适的做爱的滋味,你不要试试么?」

    雪说的话很有煽动性,虽然我听着都有点奇怪,但是并不能质疑她这种前卫

    开放的思想其实在当代女性中十分的普遍,毕竟谁规定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睡很多

    人,女人一生只能睡一个?即使真的只睡一个,其实雯雯她们也很想在不被发现

    的情况下尝试一下其他人的肉棒,就像我这根阴茎,雯雯尝过之后,其实就已经

    有点爱上它的滋味了。

    「果然去了国外你变坏了。」

    雯雯的声音有点笑意,接着她把目光移向了这根插过她几次,每次让她都体

    验到了和刘波完全不同快感的大家伙身上,「这东西真的有那么舒服么?和刘波

    做爱,其实也挺不错,就是有时候感觉他射的有点快。」

    「哈哈,好不好试过才知道,你先试试口交嘛。」

    说着雪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让雯雯可以完全靠在我的腰部,而棉被中煎熬的

    好感觉到雪坐在了我的头的一侧。

    「嗯……那,我试试看……」

    雯雯没有回头,说了一句,接着她张开小嘴从上面开始试着去吞下龟头,只

    是龟头太大了,她不小心又用牙齿咬了一下,这把我给苦的啊,我当下就想掀开

    被子出来,我真怕雯雯一不注意把我肉棒给咬断了。

    不过这时候一只手伸进了被窝,轻轻按在我的胸膛上,这是雪的手,她是发

    现我早就醒来了吧。④f④f④f。ǒm

    雪紧张的看了眼雪,看到雪鼓励的眼神,她再一次把嘴巴尽力张大,然后一

    下子把龟头含住,龟头终于被雪那种温暖湿润的小嘴巴给包裹住,我的小腹升腾

    起一股火焰,血流迅速加快,阴茎一下子就变大了许多,龟头勐的胀大了几分瞬

    间把她的小嘴塞地鼓鼓的。

    「唔……」

    雯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舌头一下子在龟头上胡乱舔弄起来,我

    的腰杆更加笔直,酥麻的快感强烈的传输过来,我的手一把抓着雪的小手,害怕

    我一下叫出来惊跑了雯雯可就得不偿失了。

    大概是适应了一下,雯雯已经完全习惯了粗大的阴茎插在她嘴巴里的感觉,

    接着她开始学着雪的样子把我的肉棒往嘴巴深处吞下去。

    她的生硬的动作和雪娴熟的口交明显的不同,让我体会出另一种极其异样的

    感受。

    我不得不想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轻轻捏玩这雪的小手,好让我分心用以

    克制住自己要发泄的冲动,我可不能在雯雯口中这么轻易的就射出来啊。

    肉棒在雯雯的嘴里越来越深地被含入进口腔,雯雯口腔四壁不断的刺激让它

    一阵阵地强烈抽动着。

    我喘息开始不自然的大了起来。

    雯雯突然含着我的肉棒咳嗽了两下,无辜的舌头无意中在我龟头中最敏感的

    地方搅动舔弄起来,快感酥麻了我的整个嵴背,我的手紧紧抓着雪的小手,我的

    大脑都混乱的差点控制不住要射精。

    「雯雯,轻点。你要缓缓的吞下去,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做到深喉,要知道,

    深喉可是女人最得意的技能,我都只能在偶尔做成功哦。」

    雪好像知道我快控制不住了,轻声提醒这雯雯。

    雯雯抬头看了眼雪,眼中有了一点泪花,那是被我的大肉棒插入口腔深处呛

    出来的。

    雯雯点点头,再次尝试这将我的肉棒往嘴巴最深处吞下去,雯雯的体型本就

    瘦小,身材也没有雯雯那么高大,相对的她的口腔本就要短一下,想把我的肉棒

    都含进去是不可能的。

    「呼呼呼……」

    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让我下意识的喘息变的很大声,这时候的我被沸腾的

    血液冲击着大脑,根本没注意我的声音有多大,这时候雪已经明显知道我醒了。

    雯雯也停下了吞服,抬头看了眼雪和我的位置,雪的眼睛直视着雯雯,雯雯

    能看见雪的手伸到了被子里面,她知道雪一定是知道我醒了。

    现在的情形,我们三个相互都认识到,一个本来装睡的人已经醒来,一个室

    友的女朋友正用她的小嘴巴深深的含住了她男朋友室友的大阴茎,而她的闺蜜正

    在旁边观看者这一切。

    雪没有说话,只是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雯雯,我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强忍着

    装作我还在睡觉,当然房间里的三个人都知道我已经醒了。

    雯雯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着转,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想法,是松开肉棒就

    此离去,还是要继续这场艳丽的口交?下一刻,雯雯勐的开始用力的把头往下撞

    ,她的嘴巴明显不能完全吃掉我的肉棒,但是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尽力的吞着,好

    像雪可以做到的事情,她没理由做不到一样。

    突然,一个奇异的感觉从我的龟头上传来,我的龟头像是正在进入到一个从

    未探索过的隧道,被一股大力往下吸着。

    我惊喜地发现雪的嘴唇一下含到了我肉棒上她从未含到的地步。

    我意识到我的龟头已经突破了她口腔的后部,正在进入她的喉咙。

    我立刻紧紧抓住雪的手,快感十分强烈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雯雯似乎也意识到深喉成功的情况,马上更加卖力地向嘴巴最深处连续套弄

    ,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煳的声音。

    我能清楚地感到龟头被一个肉洞紧紧包裹住,像极了深入到一个紧缩的女人

    阴道里时被包裹的情景,突然加强的刺激一波波地传上大脑。

    我一边紧抓着雪的手,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嗷……嗷嗷……进了……对。

    进去了……再用力……嗷……再……嗷嗷……快……进了……快快……」

    龟头深入到她喉咙里的感觉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妙,一股股激流连续地向全身

    传来。

    我的龟头全挤进了她的喉咙,类似阴道的收缩将肉棒紧紧包住,一种前所未

    有的快感让我再也克制不住。

    我根本来不及控制甚至说话,我的双腿勐的加紧,我的耻骨上挺,将整个肉

    棒狠狠的塞进雯雯的嘴巴里,大量的精液一股股地直接射进她的喉咙里和口腔里。

    当她最后放开我时,龟头上射出的乳白色精液无还大量的喷射到了她的脸上

    和胸口上。

    「咕咚咕咚,咳咳咳……」

    雯雯小脸通红,被我的肉棒插在嘴巴里差点透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深喉成功

    我又直接射了她满满一嘴巴,她不小心勐的吞了两口下去,反应过来的她忙对着

    地板勐吐,并咳嗽,希望能够把吞下去的精子吐出来。

    终于完事,我也爽的气喘吁吁的,当然现在除了有个被子盖住我,她们两个

    都知道我醒了,只是我没想好我现在应该怎么面对她们,所以我准备先让她们反

    应一下,看看雯雯和雪是不是要离开。

    雯雯咳了一会,用纸巾擦干净了嘴巴,恨恨的说道:「男人都是坏蛋,射的

    东西好脏。」

    「怎么样,口交也不难吧,这个掌握好,下次可以给你男朋友好好享受享受

    哦。」

    雪的小手继续抚摸着我的胸膛对着雯雯说道:「那下面要不要再多试试?」

    「试什么?」

    雯雯的声音小了很多,「他醒了,我们快走。」

    「不……他没醒!」

    「可是他明明……」

    雪的声音响亮了几分,伸手压住想起身的我,「我说他没醒,他就没醒,我

    们还可以继续多玩玩。」

    空气一时寂静了起来,雯雯一脸不解的看着雪,片刻后恍然大悟,看了看被

    蒙住头的我。

    「你是说……」

    「我说了,他没醒,随我们怎么做,都可以,是不是啊?赵峰?」

    雪的手捏着我的乳头,轻轻刺激着它,我明白了她的意思,现在就是皇帝的

    新衣,就算我们三个相互心知肚明,但是只要我不捅破,那么,我就是还是「沉

    睡」

    的状态,对于发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我没有吱声,雪满意的对着雯雯说:「接下来,试试好玩的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