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人魔之路 > 第860章 上古战场
    这种惊惧的诞生,这跟北河的胆识无关,而是源自于神魂深处的一种威慑,让他无法控制。

    他目光向着四周一扫,而后他就看到,从他的四面八方的虚无处,有一具具身披残破盔甲,面容干枯凶狞的人形之物,显现手持短剑或者残枪,向着他冲杀了过来。

    这些怪异生灵的身躯,看起来颇为虚幻,就连身上的盔甲以及手中的长枪,亦是如此。

    乍一看,这些人给他一种就像是干尸的感觉。

    就在北河心中狂跳,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一幕,他所在之地又是在何处时。

    蓦然间一股重力袭来,他当即向着下方疾坠而去。

    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嘭”的一声,他的身形,或者说是他的“意识”,就重重落在了地上,使得头顶的那群怪异生灵扑了个空。

    北河下意识的四下一望,而后就发现原来他坠落之地,是一片宛如废墟一般的战场。

    四处都是残垣断壁,各式兵器法器掉落在地上,表面黯淡无光,甚至还铺满了灰尘。

    地上还能看到一些残破的衣甲,但唯独却不见尸骨。

    在此次,充斥着一种浓郁的死气。

    但是跟死气又有所不同的是,其中还有一股让人如坠冰窖,甚至让神魂都要颤栗的阴冷。

    另外,北河有一种直觉,那就是这地方似乎存在了无尽的念头,遥远的让人难以追溯。

    “桀桀桀……”

    就在这时,之前一扑落空的诸多怪异生灵,宛如一股柱形的瀑布,对着北河从天倾泻而下。

    这一次,让他无法避让。

    关键时刻,北河尝试着运转体内的法决。只是眼下的他,唯有一缕神念,或者叫意识,根本就无法施展任何术法神通。

    眼看大群的怪异生灵,宛如潮水一般对着他淹没而至,北河当即躬身,对着脚下一柄散发出了灰色光芒,同时还算完好的长剑抓去。

    “啊!”

    就在他的意识之体,抓在剑柄上时,突然间只听他一声惨叫。

    从他手中的灰色长剑中,有一股无比阴冷的力量,滚滚注入了他的意识当中。

    低头一看,他手中的灰色长剑,开始逐渐变得朦胧虚幻,极为不真实。

    与此同时,头顶的诸多怪异生灵,也已经冲到了他头上三丈。

    “哞!”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嘶鸣响彻在北河的脑海,或者说是他所在的整个宇宙空间。

    北河瞬间就听出来,是那只独目小兽。

    在这一道啼鸣之下,他宛如被人当头棒喝。

    此刻北河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的模糊弥散。但这种模糊弥散,并不是消亡,而是在从这一方宇宙当中离去。

    就在那群怪异生灵,即将将他给淹没之际,北河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天旋地转之感传来。

    在这股天旋地转之下,北河只觉得他的意识都要陷入混沌。

    在他看来,他咬牙撕成了数个呼吸,又像是数年,甚至数十年,只听呼啦一声。

    他的身躯一个摇晃,陡然惊醒了过来。

    这时的他,依然站在那座石殿中,在他的周围有一根根石柱,正前方还有那张交椅。

    就连独目小兽,也悬浮在他的不远处。

    现在看来,他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地方。甚至北河心中还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刚才的一切宛如梦境,应该是他出现了幻觉。

    “嘶!”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突然间一股极度阴冷,从他的右手上传来,刹那就侵袭了他的全身。

    这种极度阴冷的感觉他并不陌生,跟之前他在那一方有着怪异生灵的世界中,所感受到的阴冷一模一样。

    北河心中大惊,低头向着右手一看。

    霎时他就惊骇的发现,原本在他手中,那柄斩杀祝青后得到的金色长剑,此刻竟然变得灰蒙蒙的,表面仿佛覆盖了一层灰光。

    心中惊骇之下,他立刻就想起,之前在那一方阴冷世界的战场上,他为了抵御那群怪异生灵,曾捡起了地上的一柄灰色长剑。

    北河心中有一种直觉,就是那柄灰色长剑,或许被他给带出来了,带到了眼下的石殿。

    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柄虚幻的灰色长剑,还融入了他手中的金色长剑中。

    正因如此,他手中的金色长剑,才会有眼下的这种外观变化。

    对于这种情况,北河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此刻他只觉得身躯冰凉,被那种阴冷给充斥肉体后,他神魂都变得麻木。

    但好在这种阴冷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的减弱。

    在身躯短时间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北河将目光看向了前方那只依然悬浮在半空的独目小兽。

    只见这时的独目小兽身躯狂颤,而且北河一眼看到,在它头颅上那只硕大的独眼中,竟然有一团人形黑影,被禁锢在其中,此刻正左冲右突,想要挣脱出来。

    而那团人形黑影,赫然是那只法元期修为的魂煞统领。

    只是这一刻,在独目小兽的硕大眼珠中,还充斥着一股灰白色的气息,而这股灰白色的气息北河并不陌生,正是来自另外一方宇宙的阴冷之气。

    在被这股灰白色的气息给笼罩后,法元期的魂煞统领,根本就无法挣脱出来。

    不过在此过程中,显然独目小兽也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其身躯震颤得越发剧烈。

    蓦然间,在北河的注视下,只见独目小兽硕大眼珠中的那只法元期魂煞,身躯一顿,而后嘭的一声爆开了。

    “嗖嗖嗖……”

    接着化作了百余道拳头大小的黑影,从独目小兽巨大的眼珠中激射了出来。

    从每一团黑影上,北河都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神魂气息。

    可即便是挣脱了出来,每一团黑影也都被一股灰色的气息给包裹。

    方一现身,上百团散发出神魂气息的黑影,就凝聚在一起,想要融合归一。

    只是因为被灰白色的气息给包裹着,所以这使得百余团黑影的融合极为困难。

    仅此一瞬,北河就明白了过来,应该是那法元期的魂煞,在关键时刻施展了某种爆开魂煞之体的秘术,挣脱独目小兽的眼珠后,好重新融合。

    但是因为那股灰白色气息的原因,所以结局有些出乎对方的预料。

    就在这时,北河体内的阴冷气息消散大半,他终于能够动弹了。

    只见他抬起手中的变成了灰色的长剑,猛然对着前方想要重新融合的法元期魂煞一斩。

    “嘶啦!”

    一道灰白色的剑芒,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劈斩而出,瞬息间就斩在了百余团凝聚在一起的黑影上。

    只听“噗”的一声,在他这一斩之下,聚拢的百余团黑影,直接被从中斩成了两半。

    而且其中有二十余团黑影,在被灰白色的长剑给劈中后,在砰砰声中爆开了,化作了一股股烟雾消散。

    “啊!”

    从二十余团烟雾中,同时传来了那法元期魂煞的凄厉惨叫。

    “嗯?”

    北河眉头一皱,他看了看手中的灰色长剑,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他刚才一斩之所以能偶有如此惊人的威力,应该是此物变成了灰色,或者说被那柄他从那一方阴冷世界中,带回来的灰色长剑融入其中的原因。

    “小辈找死!”

    而北河的动作,彻底将那法元期魂煞给激怒,只听剩下的八十余团黑影中,异口同声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嗖嗖嗖嗖……”

    下一息,只听从二人头顶一道道破风声呼啸。

    北河抬头一看,就发现一只只修为高低不等的魂煞,从穹顶上钻了出来,尽数向着他淹没而来。

    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北河头顶数十层石殿中,以及海底血池内向着洪夫人跟海灵族都姓大汉钻去的所有魂煞,此刻在魂煞统领的命令下,全部向着北河狂涌而来。

    刹那间的功夫,北河被精魄鬼烟笼罩的身形,就被无穷无尽的魂煞给吞没。

    “嗡”的一声,从原地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神魂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