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吾家娇女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坑来坑去
    乔握瑜是宫中侍卫统领,傅知行很轻易地从他那儿拿到了宫中侍卫的名单;稍微费了点时间,就知道那个在丫丫面前出言不逊的小侍卫的姓名了。

    唐珂,宗室子,身上没有任何爵位,这次能进宫做侍卫,是因为他姐夫的关系。他很精明,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不分原由的为一个小宫女打抱不平。

    “敢算计我女儿,找死。”傅知行微眯的眼中,流露出阴冷的寒光。

    只是啊傅知行还没出手,唐峦就先行把唐珂给丢到离城三十里外的京畿南营去做个普通士兵。不仅天天得操练,而且一个月只有一天可以外出,绝对没有机会再遇到丫丫。

    “这小子……”傅知行双眉紧锁,唐峦如此打击“情敌”,他没意见,只是他知道晏萩并不愿意让女儿嫁入皇室,做为宠妻为上的人,他当然是站在妻子那边的。

    傅知行去找太子,“太孙年纪不小了,该对他委以重任,让他多历练,这样他才能担负起他太孙之责,就像当年圣上对你的培养一样。”

    太子深以为然,接受了傅知行这个建议。坑了唐峦一把的傅知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趁着有点空隙时间偷溜过来,帮丫丫做风车的唐峦,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丫丫抬头看着他,眉尖微蹙,“峦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就是鼻子有点痒。”唐峦揉揉鼻子,“我身体好着呢,不会生病的。”

    “不要说这种话,会被瘟神听到的。”丫丫一脸惊恐地道,听故事听多了,听得信以为真。

    唐峦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包包头,“我是太孙,有龙气护身,百无禁忌。”

    “峦哥哥好厉害。”丫丫崇拜眼。

    “我以后会更厉害的。”唐峦把做好的风车递给她。

    丫丫举着风车,在游廊上跑,借着跑起来的风,让风车转动。唐峦含笑看着她,目光宠溺。

    郑媛媛走了过来,“殿下,你能帮我做个风车吗?”

    唐峦看了她一眼,冷淡地道:“不能,我只帮丫丫做风车。”

    郑媛媛咬住下嘴唇,眼中隐有泪光闪动。唐峦视若不见,他的眼中只有那边跑得跟疯丫头似的丫丫。

    不远处黄颖和柳明曦看到郑媛媛受挫,发出意味不明的嗤笑。

    下午,丫丫拿着风车回家,向她娘炫耀。晏萩笑道:“这风车做得不错。”

    “是峦哥哥帮我做的,峦哥哥只帮我做。”丫丫得意地笑道。

    晏萩心塞,等晚上,趴在傅知行的怀里,晏萩第无数次后悔,“我就不该答应让丫丫去做安乐郡主的侍读。”

    傅知行抚着她的背,“以后那小子会很忙。”

    晏萩挑眉,“你做了什么?”

    “我只是提醒太子,该培养一下儿子了。”傅知行淡然道。

    晏萩噗哧一笑,支起身子,凑过去,亲了亲傅知行的嘴角,“奖励。”

    傅知行对这个小奖励不是太满意,搂住她,一个翻身。长夜漫漫,和谐社会,夫妻深入地探讨夫妻之道、敦伦之礼。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小时候怕磕着,怕碰到,热了怕上火,冷了怕受寒。长大了,又得为孩子成亲的事操心。合宜郡主打听完姜勉的一些情况,又问过乔锦薇的意思后,找到英国公世子夫人,请她从中安排,让两人见上一面。

    英国公世子夫人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反正家中老二也要相看,如是邀请大家去她新购入的庄子上玩秋。收到请柬,晏萩笑道:“德表嫂好风雅啊!”

    立秋已过,秋韵渐浓,正好赏秋、玩秋的好时节。中元节的第二天,接受英国公世子夫人邀约的人一起出城。女孩子都随自己的母亲坐在马车里,男孩子则骑马。

    出了城,丫丫撩开帘子往外看,见那些男孩策马扬鞭,十分的潇洒,“娘,我也想骑马。”

    “你穿得是长裙,不是骑马装,你打算侧坐在马上吗?那会摔下来的,要是摔断手啊脚的,还能接起来,最多也就是残废,可要是摔断了脖子,可是会死的。”晏萩眼睛都没睁开,就那么轻描淡写地吓唬女儿。

    “我骑术很好,我不会摔下马的。”丫丫上骑术课很认真的。

    晏萩哼笑两声,“平西侯,你知道吧?”

    “知道。”丫丫答道。

    “他的女儿,将门虎女,骑射不输男儿,可是最后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都没等到太医来,就断气了。”晏萩半直半假的道。

    丫丫俏脸发白,“我、我不骑马了。”

    晏萩唇角微扬,小丫头片子,还是挺好糊弄的。

    一个时辰后,抵达了山庄,英国公世子夫人已派出下人过来收拾好了;三进的大院子,太太们住正院,男孩们住东跨院,女孩们住西跨院。

    简单的吃过午饭后,太太们都回房歇午觉,男孩、女孩们精力旺盛,出门在外,不必太过讲究男女有别,再者都是亲戚,互通了出生年月后,就表哥、表弟、表姐、表妹的呼喊着,然而依照自己的兴趣结伴玩耍。

    喜欢打猎的上山打猎,晏袅袅是唯一跟着男孩们上山打猎的女孩子,她穿着戎装,背着弓箭,英姿飒爽,“小妹,丫丫表妹,你们想要什么?”

    “兔子,要活的。”晏袭袭歪着脑袋道。

    丫丫则道:“孔雀,丫丫要孔雀。”

    晏袅袅嘴角微抽,“山上应该没有孔雀,有野鸡,野鸡的毛也挺好看的,我给你抓几只野**?”

    丫丫想了想,“好吧。”

    喜欢捞鱼的去池塘捞鱼,丫丫想去,可乔锦薇不同意,“丫丫,池塘边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呛了水,会生病的,生病就要喝苦药。”

    丫丫最怕的就是喝苦药,“那我不去捞鱼了。”

    “我们去果园摘果子吃。”乔锦薇笑道。

    “果园里的葡萄应该熟了。”张承谚是唯一跟着女孩们去果园的男孩子。

    一个半时辰后,打猎的从山下来了,收获颇丰,两只兔子、五只野鸡、三只斑鸠、还有三十几个野鸡蛋。

    捞鱼的也捞出了二十几条鱼,但因为吃不了这么多,只留了五条大鱼,其余的又放回池塘里去了。

    晚饭的菜肴十分的丰盛,饭后还有新鲜的水果吃,生活好生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