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锦冠天下 > 第一百九十六章走
    锦冠天下正文卷第一百九十六章走过一会后,凌花朵钻出了车厢,她四处张望后,四下无人,她一下子跳下车后,说:“然儿,我去河边,我一会过来跟你说话。”

    乔云然还来不及说话,凌花朵已经小跑走了,初秋的阳光,还是有一些的刺眼,乔云然坐进车厢里面,她把车门和车窗都拉开来透气。

    凌花朵回来的时候,她的面上带有几分湿润气息,她满脸笑容着跟乔云然说:“然儿,我去用午餐了,我一会回来和你说话。”

    凌花朵几乎是跳跃着走了,乔云然瞧着她的背影,她有些好奇起来,凌花朵这般的高兴,她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好事情?

    凌花朵再一次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提着一小包果子,她面带羞色跟乔云然说:“然儿,你尝一尝这边当地的果子,长的是有些不太好看,但吃起来很甜很有水分。”

    乔云然伸手拿了一个放在手上,凌花朵见她只是拿着而不吃,低声说:“然儿,这果子已经洗过了。”

    乔云然因此咬了一口果子,果然如果凌花朵所言,这果子瞧着不怎么好看,可是吃起来滋味相当的不错。

    乔云然吃完一个果子后,凌花朵再劝她吃一个的时候,乔云然轻摇头婉拒了,在这样的荒野里面,她能够品尝一个果子,她已经觉得很有口福了。

    凌花朵执意要乔云然继续品尝果子,乔云然瞧着她轻声说:“花朵兄,那我再取两个果子,一会给我爹和山儿尝一尝果子的味道?”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笑了起来,说:“然儿,你爹和山儿已经品尝过果子,我留下这几个,是想和你一起分着吃。”

    乔云然再取一个果子放在手里,她执意不要再拿果子,凌花朵便没有再劝下去。

    乔山过来的时候,凌花朵和乔云然坐在车外磨着药草,乔山过来坐在车架上面,他瞧一瞧凌花朵面上的笑意,他好奇问凌花朵:“花朵兄,你可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凌花朵抬眼瞧一瞧乔山,她轻轻摇头说:“我想着这一趟可以安顺的回家,我心里面高兴。”

    凌花朵说完话后,她又专注磨着药草,乔云然反而停了手,她把磨好的药粉收集了起来。

    乔云然随手将一直没有吃的果子塞到乔山的手里面,乔山木然的接过来咬了一口后,他抬眼望着乔云然,再瞧一瞧乔云然,然后他再瞧一瞧凌花朵。

    乔山伸手轻扯一扯乔云然,他往一边走去,乔云然瞧一瞧明显走神的凌花朵,她直接起身走开的时候,凌花朵低声问:“然儿,你去哪里?”

    乔云然转头瞧着她,说:“花朵兄,我在近处随便走一走,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凌花朵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我把这些药草磨完吧,我们手里面就没有干的药草了。”

    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瞧着凌花朵微微红的脸,还有那一双亮灿灿的眼眸,她往乔山那边走去。

    乔山已经把果子吃完了,他刚把果核往远处抛去,他回头瞧见乔云然低声说:“姐姐,花朵姐姐怎么啦?我怎么瞧着她有些不太好对劲的样子?”

    乔云然瞧着乔山低声说:“你们晚上出去的时候,你们遇见了什么好事吗?”

    乔山想了想后,他轻轻的摇头说:“我没有觉得遇到什么好事,只是接货的人来了,而且那接货的年轻人好象认识花朵姐姐,他一直陪在花朵姐姐的身边帮衬做事。”

    乔云然瞧了瞧乔山,乔山瞧了瞧乔云然,姐弟都是一脸懵懂不解神情,难道说在这个地方遇见从前认识的人,就是那么高兴的事情,可以一直这般自顾自的心喜?

    乔云然想着凌花朵除去总想着自个的心事外,她没有从前那般的喜欢跟人说话外,凌花朵也没有旁的变化。

    乔云然瞧着乔山略有些好奇的问:“那位年轻人容貌很是英俊?”

    乔山很是用力的想了想,他轻轻的摇头说:“姐姐,我不方便仔细的看人,但是别人都说那人长得好,而且花朵姐姐好象很是欢喜见到那人。”

    乔云然听乔山的话后,她轻舒一口气笑了起来,说:“行了,我觉得没有别的事情,她就是瞧不得美人,她一见美人就会恍神,这一次不过是恍得太久了一些。”

    乔兆拾和戴氏是相敬如宾的夫妻,乔正和成氏夫妻感怀融洽,却不是那种喜欢张扬的人。

    乔云然对男女情意认识的相当的浅,而且凌花朵平时表现得直爽,乔云然怎么也不会想到凌花朵现在这些的表现,恰恰是少女初识了男女情意的反应。

    乔山如今对凌花朵的感觉也只当是少年人,再说乔山的年纪也不大,他也只觉得凌花朵是恰巧遇到旧识的欢喜。

    他们姐弟直接在山路上坐了下来,乔山跟乔云然说了说读书方面的事情。

    乔云然懂得的方面,她就跟乔山探讨一番,她不懂的方面,她跟乔山直言:“山儿,我这里也不懂,你懂后,你记得要教一教我。”

    乔山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姐姐,我再想一想,我要是还不明白,我一会去问叔叔。”

    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望一望近处的山路,她转头同乔山说:“山儿,我们明天上山吧。”

    乔山听乔云然的话,他满脸欢喜神情点头说:“好,可是不知道晚上要不要起来做事?”

    乔兆拾寻过来的时候,恰巧瞧见到两张苦脸,他走过来说:“你们两人在说什么?我瞧着眉头都已经打结了。”

    乔云然和乔山立时要起身,给乔兆拾伸手阻止后,乔兆拾也随意坐在乔山的身边,他轻舒一口气,说:“这边的山景真美啊。”

    乔云然听乔兆拾的话,她直接伸手按一下头,说:“爹爹啊,你的眼里就没有不美的山峰。”

    乔山在一旁了然的轻轻点头说:“叔叔,我们上次看到那座矮小的山峰,叔叔你说那山有一种小巧的美。”

    乔兆拾瞧着他们姐弟轻点头说:“对啊,我这一路走来,只觉得每一座山峰都是各有各的美。”

    乔云然微微的笑了笑后,她跟乔山说:“山儿,你不是要同我爹请教功课,眼下正是好时候。”

    乔兆拾听说乔山要请教功课,他立时端正的坐了起来,他侧身瞧着乔山说:“山儿,你遇到不懂的问题,你一定要早早跟我说,你现在的年纪可不能在这方面走了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