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乡请淡定 > 第一百一十章 你儿子很有钱
    晚上的农村里,如果不干活,那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

    电视节目除了电视剧,剩下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卖药卖保健品的广告。

    药有人吃的,也有庄稼地里用的。还有人现身说法,到农村的庄稼地里,找几个老头老太太,对着话筒说吃了某某保健品,昨天还瘫痪在床,今天就在地里干活。

    都不用挪地儿,转头换个人又开始说刚才打过的农药,这会儿害虫全死光。

    兰尾市是农业人口大市,整个地区几百万人大部分是种地的,一年到头电视上就这些广告。

    这些广告一开始还能糊弄住人,后来就……还能糊弄住人。

    农村人什么都不懂,接触外界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电视机,反正听电视上说的多,就有人相信。

    当然也有不信的,赵景山就不信这些,他那腰疼看了不少医生,试过不少法子,没一个管用。

    这会儿他正在屋里坐着,电视开着也没看,在认真的挑拣着冬瓜籽和番茄籽,准备明天去菜园种菜。

    黄大妮在旁边坐着缝衣服,这两口气不管有多钱,有多少好东西,旧的东西总是舍不得扔,缝缝补补能用的绝对不会浪费。

    “妈,妈,我找到舅舅和外婆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还伴随着狗叫声,把两人吓了一跳。

    一转头黄大妮就嗔怪道:“喊什么呢,小点声,也不怕吓着人,你不是今天没打算回来吗?”

    “妈,你没听见我说的话,我找到舅舅和外婆了。”赵起武又重复了一遍。

    “瞎说,我们找了那么多天没找到,你去就能找到?别逗我开心了,说吧,回来什么事儿。”黄大妮淡定的很。

    赵景山倒是有点信,反正这儿子腾云驾雾都会,再干不出来别的他也不惊讶:“小武,不准拿这事儿胡说,你到底找到没?”

    赵起武伸手拿出手机:“你们看看,这是我舅舅电话,我们刚通话了。他说他改名叫黄景天,现在在上谷开饭店。他还说了,你那时候离家出来的时候,说要去玉北,是不是?”

    “去玉北吗?我都有点忘了……”黄大妮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儿子的胳膊。“你真的找到你舅舅,还有你外婆和外公?”

    “我舅舅说我外公走的早,外婆现在还在,和他一起在上谷。”赵起武说着盯着老妈,生怕她听说外公走的早再出个什么事儿。

    “走了好,也不是坏事儿,他有病,家里也没钱给他看,活着也是受罪。”黄大妮喃喃说着,眼睛就红了。“你外婆还在就好,好好,他们过得什么样……”

    赵景山打断了他的话:“还问什么,让他带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这会儿就走,赶紧的。”

    “对对对……”黄大妮忙不迭的说道。

    “不行啊!”赵起武解释。“我刚和舅舅打过电话,当时旁边还有人,我也不知道是他的电话。我说你们在咱们家,这会儿咱们就飞去,飞机都没这么快?你怎么和他们说。”

    “别看我手机,电话也不能打,我刚说了我在京城,这会儿你拿我手机打电话算怎么回事儿?我们说好了,明天见面。”

    解释了好一通,黄大妮的眼力扑梭梭地已经掉开了。

    赵景山赶紧安慰媳妇:“你看你,哭个啥?人都找到了,他舅能开得起饭店,用得起手机,那日子指不定比咱们好到哪儿去了,你担心个啥?这是高兴事儿,不准哭。”

    黄大妮就抹着眼泪笑:“对对对,是高兴事儿。小武,你来再给我说说,你舅舅都给你说啥了……”

    赵起武就当起了解说员,把电话里的话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说着黄大妮就又哭,被赵景山再劝,于是又笑,反正又哭又笑的,就没个停。

    ……

    闹腾了好久,黄大妮才反应过来:“你不是说让他们去京城吗?我们现在就过去等着去。对了,我还得收拾,景山你也赶紧的,换个能见人的衣裳去。”

    “你们总得睡一会儿去吧?京城那房子里啥都没有。”赵起武说道。“我就是先跑来给你们说说,还准备赶紧过去给屋里置办点家具呢!”

    “睡啥睡,在家你妈也睡不着,等我们收拾一下就过去。到哪儿了看看屋里缺啥,一块儿去买了。”赵景山做出决定。

    “那行,你们赶紧收拾去吧!”赵起武无所谓,听老爸的就行。“不过你们那衣裳,有多好的吗?最好的不就是我买的那些,那都是人家工厂里干活的人穿的。”

    他倒不是不给父母买衣服,而是这两口气就那过穷日子的习惯,买了也不舍得穿,穿了也不自在。还不如就批发来的那些衣服让他们穿,一来知道价格他们也不会多心疼,二来那些衣服放到三河镇,也算是好衣服。

    “那你说咋办,这会儿去哪儿买……”黄大妮抱怨道,说了一半才想起来。“走走走,你带我们买衣服去。”

    赵起武咧着嘴就傻乐,他就知道,只要自己能找到舅舅外婆,绝对万事大吉。

    一家子锁上门,连院子里的鸡和猪也顾不上交待杨秀娥来看着,反正儿子会飞,让他飞过来喂呗!

    这会儿再不会说不让儿子乱飞的话!

    ……

    腾云驾雾去广城,被忽视了许久的金子又被留在了家。

    一家三口都飞到了天上,黄大妮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小武,你舅舅怎么知道你的电话的?”

    “我在中心台登了个寻人启事。”赵起武毫不隐瞒,这会儿人找到了,他不管干什么都不会挨骂。“不但在中心台登了,之前我还在川蜀台登了一个月。”

    黄大妮这会儿果然没计较花多少钱的问题,感动得眼圈又红了:“儿子长大了,都知道替妈着想了……”

    赵起武心里得意,一会儿还有的你们惊讶呢!

    说话间就到了广城,赵起武先带着他们去的是那家他经常批发衣服的店。

    不过不是在这里买东西,到了之后,赵起武找那个他第一次来接待他的小姑娘:“小静,和你商量个事儿,我家人买衣服,你来帮忙参考下行吗?”

    小静为难:“赵大哥,我还上班呢?”

    其实这小姑娘也比赵起武大,只不过赵起武不解释,她不知道罢了。

    赵起武就喊张大鹏:“张经理,我帮我家人买衣服。让小静帮我参考下,替她给你请会儿假行吗?”

    他是大客户,张大鹏怎么可能说不行,都不带迟疑的就答应了下来。

    赵景山夫妇来到了这里,看见这深更半夜的还这么热闹,都看傻了——实际上也没那么晚,但是农村里到了七八点天一黑就算深更半夜。

    赵起武让小静带着他们买衣服,两人就木偶似的,听着小静安排。

    小姑娘在这里卖衣服的,和周围人也熟,眼光也不错。

    没一会儿给黄大妮挑了一件深蓝色,上面带一片片白色树叶纹理的连衣裙,又挑了一双平底凉鞋。

    给赵景山的衣服就没好挑的,蓝色t恤黑裤子,再加一双黑色凉鞋。

    赵起武知道他的情况,顺手从旁边抽了两条皮带,自己一条给老爸一条。

    想了想自己又挑了一件t恤和一条薄牛仔裤还有一双凉鞋,顺带又拿了个手机套——终于不担心手机放包里听不见声音了。

    机会难得,他还让小静帮爸妈多选了一套。

    买好东西小静还帮着讲价,最后结完账,赵起武顺手抽了两张钞票给小静:“辛苦费,别和我客气啊!”

    小静稍稍推辞了一下就接着了,她可是知道赵起武别看穿着一般,但是来进货都是成车拉的。

    小姑娘拿了钱也没走,上下打量了三人一眼:“赵大哥,我看叔叔阿姨的头发也可以去做一下,我知道一家做的挺好的,就在斜对面不远。去不去?”

    “去!”赵起武利索的很,难得一次爸妈对他花钱不介意,他只想花的越多越好。

    收拾头发就费了点时间,不过反正一夜时间,就可劲儿折腾吧!

    赵起武也收拾了一下,也就简单洗剪吹一条龙,稍微收拾一下,他那桀骜不驯的头发就安分了下去。

    等三个人重新站在镜子前,简直就是大变样。

    虽然赵景山夫妇还有些不自在,可是看着都年轻了好几岁。

    赵起武乐呵:“嘿,看这小伙儿精神的。”

    逗得浑身不自在的老爸老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起武还在看:“嗯,还缺点啥呢?”

    小静姑娘能名正言顺翘班,还能拿好处费,特别配合赵起武,一打量就提出了意见:“叔叔阿姨都还缺个手表,阿姨还缺点首饰,最少得配个项链吧!是吧赵大哥?”

    那就买去呗!

    ……

    到了这会儿,赵景山两口子差不多就回过神来了,买手表的时候就不要太贵的。

    赵起武觉得差不多了,就随着老爸老妈的意思,随便买了两块手表。

    出来再拐旁边的吉大福给老妈买首饰,黄大妮心疼钱:“买这么重的干什么,买个轻的就行,反正平时也不戴。”

    “这个保值的阿姨,黄金什么时候都值钱,买了放家里也不会亏本。再说这也是赵大哥的心意,别人想要还没人买呢!”小静就是赵起武的小狗腿,不等赵起武说话,自己就开始劝了起来。

    赵起武点点头:“就是就是,反正亏不了。七八十块钱一克的东西,买二斤也才七八万,你就看什么好看只管拿就行,我带着钱呢!”

    去电视台取的一百万没用完,买牦牛骆驼也用不完,剩下的他刚才回来之前准备买家具的,都带着呢!

    黄大妮都被他说笑了,笑着瞪了他一眼。

    赵起武不怕:“这都要见舅舅外婆的,你打扮的越好,证明咱们日子过得越好,他们就越开心不是?你也不想外婆看见你连个首饰都带不起,心里难过吧?她身体还不好,你想想……”

    这个理由,对老妈说一万遍都照样有用。

    于是买了项链买戒指,再买耳环手镯,一个不落都买齐了。

    等全套配齐,黄大妮瞬间就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变成了一个……暴发户农村妇女。

    现在这样的人还不多,过几年拆迁大潮来临,这样的人就多了起来。

    也没法,气质这个东西吧,不是一时半会能培养出来的,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旁边一套新装扮的赵景山还浑身不自在呢,黄大妮的表现也不会比他强多少。

    ……

    都收拾好了,让小静先回去,三个人准备找个没人的起飞,走着走着,赵起武又看到了一家卖凉席凉被的店。

    一想这会儿回京城估计都晚了,这些东西也没处买,于是又买了几套。

    三个人大包小包的找个没人的地方,踏上云头赵起武就把东西扔在了云上:“爸妈,你们也把东西放下吧!抱着多累。”

    赵景山夫妇也飞过不少次,把东西一放,两人捶肩揉腿的:“哎呀,这折腾的吧,比干活都累。”

    可不是嘛,试衣服都累人,赵起武就不爱这个,所以才一直没怎么给自己买衣服。

    回到家又收拾了一阵子,赵起武就惆怅:“去了那里连床都没有,这会儿也没地买了!”

    赵景山听出来了问题:“你不是说那房子里有床吗?”

    “哦,有床的是那一小套。”赵起武淡定无比的解释。“那边房子附近人多,咱们这会儿去也不方便。再说那里车都没地停,明天我舅舅来了也不方便。我还买了一套大点的房子,那里僻静点,停车也方便,咱们在里面干点啥不会打扰到别人。”

    这家伙小算盘打的精,找到舅舅外婆了嘛,反正老爸老妈都激动着,有些事儿不趁着这机会说,还想等啥时候说?

    换个时间说,保不定老爸老妈还得吓一跳,现在他们就顾不上,等想起来的时候,也就适应了!

    赵景山夫妇知道他买的不止一套房子,听了也不意外。

    两个人屋里屋外转了几圈,也不知道该收拾啥。

    赵起武出主意:“爸妈,那边没床,要不咱们把家里的床搬去吧?”

    黄大妮当时就警觉起来:“我们去了还回来的,见见他们知道他们过得好就行,又不是常住那里,床搬走了我们回来住啥?”

    赵起武心里一阵遗憾:釜底抽薪计划失败!

    黄大妮说完也意识到了儿子的‘险恶用心’,不过这会儿没心思和他计较。

    赵起武自己心虚:“你们先收拾着,我去镇上那房子里,拿点药材和吃的。咱们明天还得吃饭吧,估计你们也不想去饭店。带点东西,明天我去买了液化气,咱们在家做饭吃。”

    说完就溜之大吉,看的赵景山夫妇哭笑不得。

    ……

    等赵起武带了大包小包的回来,赵景山夫妇也收拾好了。

    东西有点多,要做饭不得带点菜什么的,厨房里堆的自家种的蔬菜一大堆,这都带了不少,再加上刚才买的东西,都拿不住了。

    这次就没法带三轮车拖拉机过去,万一给认识的人看见没法解释。

    赵起武就先召出云雾,把东西放上去,再拉上金子,和父母上去朝着京城飞去。

    赵景山夫妇等他落下云头的时候,一起纳闷:“小武,不是去买的房子那吗?这是哪儿呀,看着阴森森的。”

    人气太少的宅子就这点不好,再加上破破烂烂的,还真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不过金子多熟悉这里的,早就窜了出去,在院子里撒欢。

    赵起武嘿嘿一笑,淡定解释:“这是我买的大房子,对了,我这有地图,我想想扔哪儿屋了,给你们看看这是哪儿。”

    屋子多,他自己每次来都是推开门就进,想了一下没想起来,干脆重新召出云雾:“爸妈,我带你们看看吧!”

    两口子就迷迷糊糊地重新飞在了半空,赵起武当解说:“那边就是景致山,再那边点就是古宫,以前皇帝老儿住的地方。大安门广场就在古宫另一边,咱们在它后面。这个湖它不叫湖,叫后海……”

    一番介绍下来,那两口子都傻乎乎的。

    黄大妮还问:“那你说,你买的这房子,以前就是住达官贵人的?”

    “是咱们的新家。”赵起武纠正。“原来你们不想来,我就没收拾,本来应该修缮一下的。你们看,这就是我说的,算是在公园里的房子,旁边这楼,还有那几个院子,都是景点。以后住这儿,你们俩想出去散散步,也不怕没地方,是不是妈?我考虑的周到吧!”

    “嗯嗯。”黄大妮被他说的迷糊,听到问话就点点头。

    赵景山则是低着头,看着儿子说的‘咱们的新家’,冷不丁地问道:“这房子,得不少钱吧?”

    “没多少。”赵起武嘿嘿直笑。“这不是要见我外公外婆了吗?让他们知道咱们家有钱,他们以后放心嘛!”

    百试百灵的招儿在老妈那管用,在老爸这没起作用。

    赵景山继续问:“你给我说,到底多少钱买的房子?”

    ……

    赵起武也没打算瞒,只是怕一下子说出来让他们太惊讶。

    带着两人落下去,一边铺席子一边说:“我卖虫草挣的钱,反正挺多的。后来你们说要带院子的,就打听这儿了,再后来……”

    说着铺好席子,看两人不动,又帮他们把席子铺好。

    想想不合适,又把云雾召来,把席子铺上面,再把被子扔上去:“睡这上面吧,挤一会儿,天亮赶紧去买床。你们先上来,躺着歇会儿,我慢慢说。”

    “就是这个挣钱,我后来才带不少礼品过去的……”赵起武等他们坐上来,继续说道。

    说着话感觉有蚊子,又把云雾当蚊帐。连趴旁边的金子也没忘,一起笼罩在里面。

    再接着说自己干的事儿,钱的数目能含糊的他就含糊点,帮人的事儿就多说点。

    最后再来一句总结:“反正我也没干过一件亏心事儿,这钱都是干干净净的。我要是不过去,他们那边很多地方有东西也卖不掉,以前去的商人也只能去方便走车的地方。等以后我带你们去看看就知道,很多地方什么车都过不去,想去除了走路,就只能飞着去。”

    两口子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黄大妮忍不住问道:“那你现在挣多少钱了啊?”

    “妈,我说了你别吓着了,有一千多万。怎么样?你儿子有钱吧?”赵起武说着,想扒拉自己的小本本,发现包扔外边了,也懒得拿。“总之你知道你儿子很有钱就行,咱这钱也是靠自己本事挣的,不亏心。”

    “那你有这么多钱,都干啥了?”赵景山问道。

    赵起武拍拍身上的衣服:“我除了买房子,其他都是零花,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你们也看见了,也就是刚才我才顺道给自己买衣服,是真没乱花过。还有就是找外婆舅舅,花了点。”

    黄大妮一听到外婆舅舅就没心思管别的:“算了,别问儿子了,他有分寸呢!”

    赵景山也就是问一下,也没打算怎么样,反正家里现在儿子才是顶梁柱,只要没走错路,别的他也管不着。

    实际上吧,这两口子根本没意识到一千多万是多少钱。

    反正知道很多,具体这么多钱能做什么,能买点什么,他们就没了概念。

    这就好像人们看新闻说某富豪有几亿几十亿的豪宅,除了惊叹人家有钱之外,也没什么实际概念差不多。

    因为就没见过那么多钱。

    聊了几句,黄大妮就开始想着明天见了亲人该怎么样。

    赵起武让她放宽心:“只要过的好,怎么样都行。要不然这样,我明天回家去安排一下,你们俩跟着我舅舅去上谷住几天。我估计他也不差个住处,到那里好好陪陪我外婆。”

    “不想去了就在咱们这儿也行,天亮我就去买东西,反正这有的是房间,先买两套家具床啥的,住这里也舒服。”

    “明天见了再说吧!”黄大妮有些心慌慌,想了二十年的亲人要见面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想点啥。

    “那就赶紧睡一会儿,别等着他舅们过来,你连瞌睡都没睡好。”赵景山说道。“小武你不是说别的房子里有床吗?搬几个过来就是。”

    “床搬走房子就租不出去了,那个又不贵,买吧!不行就买旧家具,我知道这里哪儿有卖旧东西,爸你就别管了,我保证办好,你放心着吧!”赵起武打着包票。

    这话不假,他真只知道京城哪儿有卖旧东西的,以前只知道琉璃厂,现在还又知道了个潘家园……

    嗯,都是卖旧货的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