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骑驴仗剑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兄弟阋墙三
    在沿着山谷后撤的路上赵鹤寿叹气说道:“大楚国的猪多。张令徽这小子投靠大楚国后马上也变成猪了!

    郭药师从下达撤退命令到现在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脸阴沉的吓人。

    为了抵御乌骨人的进攻,青白王朝招募辽地汉人组成了怨军。郭药师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到这只军队开始谋求自己的荣华富贵。

    从怨军到常胜军,郭药师用自己的拼杀和手段成为了这只队伍的主心骨。当时他与张令徽、刘舜仁、赵鹤寿和甄五臣兄弟几个同心合力让常胜军成为青白王朝中一只不可忽视的力量。

    可是由于汉人的身份,郭药师和常胜军也被青白王朝深深的忌惮。

    在青白王朝大厦将倾的时候,郭药师果断带几个兄弟和常胜军投靠到大楚国。

    可是投靠大楚国后的几年,他还是被大楚国皇上和朝廷忌惮。在富贵的道路上走的极其不顺。

    贵看官,富看财。

    先有贵才能踏踏实实的富。否则就是你有家财万贯,一个七品县太爷动动小手指就让你家破人亡。

    这一仗郭药师拿出了全部家底。三百先登兵就死了一百多人。他也不顾生死的带队冲锋。打赢这一仗,他就把富贵两个字稳稳的攥在手里了。

    可是大胜在望的时候,张令徽却迎头浇了他一盆冷水!

    郭药师现在彻底的心灰意冷了。在荣华富贵的道路上光会拼命是远远不够的,有太多的尔虞我诈和阴谋诡计。

    “回去后让蔡大人给皇上写奏折告张令徽的御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甄五臣气愤的说道。

    郭药师只是苦笑。张令徽能找到一百个理由解释先撤兵的事情。

    朝廷为了在燕山府搞平衡不让自己独大,就是知道事情真相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燕山府有六个城门。蔡靖分派郭药师管理三个城门,张令徽管理三个城门。

    郭药师回到燕山府时蔡靖亲自出城迎接。

    毕竟暂时抵挡住了乌骨人的攻势,在给陛下的奏折里也可以写成一次大胜。

    “恭喜郭将军挫敌锐气,让乌骨人不敢小觑我燕山府。”蔡靖抱拳拱手说道。

    蔡靖这个时候一定要把郭药师这些军爷哄好,这样才能渡过这次难关。

    “张令徽回城了?”郭药师淡淡的问道。

    “张将军带兵断敌后路奋力杀敌力有不逮已经带兵返回燕山府了。”蔡靖强笑答道。

    蔡靖也不是傻子。郭药师和张令徽两个人之间的矛矛盾重重就是朝廷挑拨的。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在两个人之间和稀泥。

    “有罪不罚比有功不赏还坏!”郭药师冷冷的说道。

    “乌骨人陷入绝地自然是破釜沉舟决一死战!张将军不是不战而是不敌啊。不过我写给朝廷的奏折里一定把郭将军的功劳禀告给陛下。”蔡靖说道。

    看到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也不会有结果。郭药师冷笑一声打马径直入城了。

    阿鲁补并没有进兵直抵燕山府城下。张通古抵达大营带来了乌力合的旨意让大军暂缓进兵。

    “能用智就不要用力。在离燕山府一百里的地方暂缓进兵,燕山府的守军必然松懈。这样我们的人就能混进城去。”张通古说道。

    阿鲁补对陛下不让他攻打燕山府一些不满。现在朝廷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了,这些人整天不干好事就知道玩花花肠子。

    阿鲁补等一大批乌骨蛮直汉子对这些读书人很看不顺眼。更主要的原因是刘彦宗张通古这些人慢慢的挤占了原来乌骨人的位置。现在陛下身边整天围着的都是这些后来的人!

    张令徽在燕山府的住处有些坐立不安。因为他的私念错过了打败乌骨人的机会。

    等将来朝廷要对自己下手的时候,这件事一定会是自己的一条大罪状。

    在张令徽在思索要不要派人带着重礼去京城的朝廷重臣家里走动走动的时候,副将呼延峰走了进来。

    “将军,有位故人前来拜访。”呼延峰神秘的说道。

    “古人?哪一位古人?”张令徽纳闷的问道。

    “张将军不认识在下了吗?”

    一声问话后,张通古赫然从呼延峰的身后转了出来。

    “张,张令使?”张令徽结结巴巴的说道。

    在青白王朝时,张通古是枢密院令使。枢密院是主管青白王朝兵马的地方,张令徽自然认识张通古。

    只是听说张通古已经在乌骨人那里做了大官,他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看起来张通古的胆子能够包住天!

    “张将军不要惊讶。燕山府就是咱们青白王朝的南京府嘛。我对这里的一切熟悉的很。这一次我来见你是来给将军指一条明路的。”张通古笑着说道。

    张令徽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你是来说服我投靠乌骨人的?”张令徽问道。

    “现在大赵国正是用人之际,张将军如果能立下大功,投靠过去一定是前途似锦。”张通古说道。

    “我已经改换一次门庭了。再投靠乌骨人就是三姓家奴了。况且大楚国朝廷对我有恩。”张令徽说道。

    “良禽择木而栖。这有什么丢人的?大楚国真的对你很好吗?我看不见得吧。”张通古笑着说。

    “再说你与郭药师势同水火的事情全天下人都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觉得会是郭药师的对手吗?”张通古接着问道。

    张通古很会对症下药。

    听见张通古说到郭药师,张令徽的脸马上变得狰狞了。

    如果攻打盐山失败后郭药师能够伸出援手,他也不会那么狼狈。

    几十个常胜军兄弟因为实在饿的受不了了逃跑被他砍了脑袋。为了能活着回到燕山,他卑躬屈膝的与盐山的贼寇做交易居然用二百匹战马换四千石粮食。

    想到这些张令徽就恨得牙关紧咬。

    “如果我能对付郭药师,这也算是立了大功了吧?”张令徽咬牙切齿的问道。

    “那是当然。郭药师不除,燕山府就攻不下来。大楚国比郭药师还能打的也没有谁了。”张通古立刻答道。

    “好,我干!你们是要活的郭药师还是要死的?”张令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