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 184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6000)
    容徽一人去,十多人归。

    上山前,容徽给掌权的闻人语打了声招呼才带人回缥缈峰,冷冷清清的缥缈峰瞬间热闹起来。

    李颜回给十多个修士安排住处后走过金水桥,看见跟痴汉似的白行一,剑眉倒竖。

    李颜回顺白行一的目光看去,容徽在练剑。

    普普通通的木剑在容徽手中杀意凌然,玄金色剑芒吞吐叱咤风云,时而如电蛇满天,惊鸿身影在云端时隐时现,剑意洒脱,剑势蕴含震天撼地的磅礴之势。

    “好厉害。”李颜回不由赞叹。

    “她是容曌,自然不同凡响。”

    说话的是白行一。

    从容徽练剑开始,他的目光就没移开过。

    “白行一对吧。”李颜回跳过金水桥故意挡住他的视线,“看够了没。”

    李颜回对白行一莫名其妙的反感。

    容徽带来的那些修士虽然都住在缥缈峰,却在山下。

    唯独白行一能上山。

    不仅上山,还能过金水桥,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容徽给他那套女装。

    李颜回和白行一的身量相差无几,他早把衣服给白行一,白行一没有换下来的意思。

    “没看够。”

    白行一端端正正坐在白玉椅上目不转睛的仰望天空,仿佛眼里只容得下容徽,漆黑的眼眸映出惊才绝艳的身姿。

    李颜回双手抱胸歪头冷冷地瞧着白行一,俊秀的脸阴沉,他俯下身,沉声道:“滚。”

    白行一侧头,“不会,你教我?”

    此言在李颜回听来与挑衅无异。

    “好啊。”

    李颜回邪笑。

    他笔直修长的大腿秋风扫落叶,冷漠无情的将其踢倒在地。

    白行一所在之地是一个斜坡,他不受控制的往下滚了几圈,噗通掉进水里。

    李颜回出脚的力道不重,经过多年实战,他能把控怎么把人揍得死去活来,却不伤人根骨和性命。

    谁知白行一竟是软弱无力的滚筒,踹一脚便是滚到水里。

    容徽听见落水声跳下云端,“怎么回事?”

    “我只想警告下偷窥狂。”李颜回硬着头皮解释,“师父,我摸着良心保证力道真的不大!”

    白行一看着壮壮实实的,谁知不堪一击。

    李颜回都不知道他怎么从轩辕国神庙最深处活着走出来的。

    “他不是修士。”容徽淡淡回应,她将木剑一端递给水里扑腾的白行一,“上来。”

    白行一在水里倒腾一圈,脑袋浮浮沉沉像溺水,手愣是没有摸到木剑。

    “遭了,不会真的是旱鸭子吧。”李颜回心头一跳,脱掉外衫准备下水救人,边脱边嘀咕,“少说一句我也不会踹你,真烦人。”

    李颜回分不清白行一是单纯的不会,还是故意气他。

    “别管他。”容徽收起木剑拦住正欲跳水的李颜回,“本座讨厌自作聪明的人,要么你现在爬上来,要么在水底做三百年的水鬼。”

    木剑就在白行一够得着的地方。

    溺水的人见到救命稻草都要扒拉一下,何况木剑?

    真当自己修行,脑子都修没了?

    容徽讨厌有人算计她,把她当猴耍,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算计小徒弟挑拨师徒关系,她眼没瞎。

    白行一目光呆滞。

    泡在水里的滋味不好受,凉飕飕,衣服黏在身上黏糊糊的。

    白行一干脆利落的上岸。

    “吧嗒。”

    泡成一团的书从他袖子里滚落在地。

    李颜回眼疾手快捡起书,灵光闪过,书籍瞬间干爽,晕开的墨迹恢复如初。

    《三天:教你如何抓住女人的心》。

    看到书名李颜回脸顿时黑了。

    他以为白行一要做他兄弟。

    白行一竟想做他师公?!

    “兄弟”弹指间书籍化为齑粉,李颜回黑脸道:“师父修太上忘情,这辈子注定是老光棍,别做梦了,你没机会。”

    白行一看着容徽,面上的忧郁似化不开的浓墨,“我知道。”

    “知道你还装白莲。”李颜回不客气的讥讽,“还好师父是鉴婊达人,英明神武,明察秋毫,万寿无疆”

    “行了。”容徽阻止他满嘴跑火车,无奈道:“还不是你给的机会?”

    李颜回憋红了脸。

    想到成为六大宗之一的条件他就不自在。

    强烈的占有欲让他将所有能靠近容徽的人都排斥在外。

    他不想有小师弟或小师妹。

    事情一日未尘埃落定,李颜回一刻都不得安生,心头烦躁。

    容徽理解李颜回的心情,她也不想收徒。

    有一个已经很麻烦了。

    她脾气不好,不适合带孩子。

    “你只有一年时间冲金丹境,回去好好修炼。”容徽拿出山河鉴扔给李颜回,“带着它闭关,这段时日我要处理剑灵派的事无暇顾及你。”

    李颜回碰着沉甸甸的山河鉴,心中生出一种自己手捧九洲大地的错觉,浓郁的灵气从他掌心溢出,吸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

    李颜回把山河鉴在手中抛来抛去,恣意笑问:“师父,这是什么?”

    “山河鉴。”容徽不想透露太多,“至尊版聚灵鼎。

    昨日我和掌门沟通过了,从今往后你便在通天秘境闭关,切莫在外人面前拿出山河鉴。”

    九洲大陆认识山河鉴的人不知多少。

    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昨夜容徽将蜀中,琼州,还有御兽宗的灵气调运到沈书简闭关之地,山河鉴内又有一条灵脉,足够了。

    这一年注定不平静。

    独留李颜回在缥缈峰容徽不放心。

    剑灵派最安全的便是通天秘境。

    除李颜回之外,大竹峰,祁花风还有虔来峰都派了筑基境后期弟子进通天秘境,以求一年后能达到晋升要求。

    王石和璇玑也各自闭关。

    整个剑灵派的运作全落在闻人语身上。

    “svip聚灵鼎啊。”李颜回手捧山河鉴行礼,“谨遵师命。”

    李颜回不知山河鉴在修士心中的意义,直觉告诉他,师父手里的法宝绝对不是凡品。

    佛印金莲,流云仙剑,哪个不是九洲修士梦寐以求的无上神器。

    临走前,李颜回突然唱起‘龙的传人’,“巨龙巨龙你擦亮眼,永远远远的擦亮眼”

    暗示的意味不言而喻。

    容徽笑着摇头。

    御剑离开的李颜回没看见白行一错愕的眼神,仿佛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事。

    山河鉴。

    象征天道正统的山河鉴。

    容徽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了李颜回!

    白行一越来越看不懂容徽了。

    当年他和留仙君讨论容曌女仙之时,脑子里浮现出的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冷面杀神,她应该是无情无欲,无欲无求的。

    秘境中容徽的表现刷新了白行一的三观。

    阴险狡诈,冷漠无情,为达目的见死不救,威胁恐吓,妥妥的大反派,与想象中正义的化身天差地别。

    白行一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容徽。

    容徽望着衣衫尽湿的白行一,漂亮的眉毛拧成一团,“衣衫不整者,蓬头垢面者,禁止进入缥缈峰。”

    白行一不知从哪儿摸出李颜回给他那套衣衫,找个隐蔽的地儿换上,又站在太阳底下晒干头发,整理仪容后才被放行。

    缥缈峰后山是悬崖峭壁。

    断崖下则是万亩良田。

    容徽站在仙气飘渺的云台上,远处是美轮美奂的流云霞光,缥缈峰在霞光之下佛如云顶天宫。

    容徽广袖一佛,云台上顿时出现一张白玉桌,上面放着红泥小火炉。

    “别客气,坐。”容徽做了个请的姿势,“本座不喜欢弯弯绕绕,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问你答,报酬你提。”

    白行一身着黑色锦袍,一条暗红腰带勒出纤细的腰肢,面如冠玉,目光忧郁,妥妥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模样。

    白行一端端正正落座,“容曌女仙对我有救命之恩,有什么问题但说无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清风拂过容徽白皙精致的脸,收敛杀意的她看起来如同琉璃神尊般赏心悦目,毫无攻击性。

    容徽慢条斯理斟茶,顺便给白行一一杯清亮的茶汤,“埋骨之地的创世神是谁?

    留仙君为何把你囚禁在轩辕的神庙中?

    你们是如何知道容曌女仙的?”

    一连三个问题砸向白行一。

    白行一看着茶杯里沉浮的翠芽出神,眉间愁苦之色如化不开的万年寒冰。

    翠芽在他眼里仿佛不是茶叶,而是浮浮沉沉的人生。

    “女仙可听过娲皇造人的传说?”白行一极目远眺,开阔的视野让他心情放松,“没有任何成功是一蹴而就的。

    埋骨之地便是娲皇成功造人之前的失败品。

    她将人性的美好全部寄托在百越,轩辕,燕,三个国家。

    百越物华天宝,百越人安居乐业,看起来很美好。

    但娲皇在创造百越人时忘了抽去他们骨子里的贪婪,这是第一个原罪。”

    容徽静静地听。

    在她眼里,贪婪的原罪应属于轩辕。

    “因为百越贪婪,不知足,滋生欲望,对内相互攻坚,对外蚕食轩辕和燕。”

    “百越人身上强大的力量令娲皇担忧其它两国,于是她赋予轩辕强大的武力催生残暴,此乃第二原罪。”

    “盖因前两个国家都得到神的祝福,燕国倍感委屈,娲皇赐下第三个原罪,狡诈!”

    轩辕崛起之前,百越是三国之首,燕国则在里面扮演搅屎棍,墙头草的角色,哪怕后面形势反转,亦如此。

    不同的是,燕国被一个猛人分成了南燕和北燕。

    “按你的说法,埋骨之地遗迹至少存在了上万年。”容徽不懂就问,“时间万年更替,这些被神赐予特殊祝福的人早该出来兴风作浪了,为何中洲对埋骨之地遗迹的记载少之又少。”

    白行一眸色瞬间黯然,眼底波涛暗涌,“因为我。”

    千年前,白行一,留仙君,剑灵派开山祖师爷还有其他修士发现了埋骨之地。

    每个人死里逃生从遗迹中带走一样东西,在末法时代建立宗门。

    值得一提的是,刷埋骨之地遗迹的领头人是青云宗开山祖师。

    容徽看到白行一的第一眼就觉得一个凡人身上诅咒缠身还能活千年简直是奇迹,她想知道白行一还有什么不凡之处。

    “为什么是你?”

    容徽来了兴趣。

    不论留仙君还是青云宗祖师都比白行一强,留下他,肯定另有隐情。

    黑暗往事再次浮上心头,白行一饱蘸的是深不见底的幽邃,闪烁的是让人心碎的悲伤,“因为我选择了你。”

    容徽讶异,“我?”

    事情怎么扯到她身上来了。

    “冤有头债有主,千年前我在不在还另有一说。”容徽坚决不背锅,“前世对我来说没意义,我也不想听,更不想承载前世的因果,跟我没关系。”

    容徽都不确定自己前世是不是个人。

    白行一缓缓抬眼,他深黑色的瞳仁中,不动声色的隐藏起一段痛彻心扉的过往,“你现在见到的埋骨之地是被中洲修士抽干精血的死亡禁地。

    千年前,它是小辰界所有修士心驰神往的修炼圣地,能进埋骨之地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埋骨之地有一面照应人间因果的上古神器盘古镜。”

    “盘古镜神力无穷,默念心之所愿便能在镜子里看到因果。”

    白行一回忆过去,瘦弱的肩好似扛着巍峨高山,压得他直不起腰,英俊的脸上浮现一丝黑气,“千年前的末法时代是小辰界至黑至暗时刻,群魔乱舞,生灵涂炭修士几乎灭绝。

    我和留仙君等人为了解救苦难中的芸芸众生,闯入埋骨之地,带走埋骨之地的法宝。

    离开时,留仙君发现了盘古镜,众人欣喜若狂,想镜子寻求希望之光。

    总共十一个修士,每个人都在镜子前面照了一遍,只看到自己的命运看不到九州希望。

    来自十万大山的安道林提出血祭试试。”

    听到安道林的名字,容徽追问:“他为何和你们在一起?”

    白行一听容徽问,一五一十回答:“安道林受剑灵派青叶祖师所邀前来相。

    他提出血祭之后,我们担忧神器染血会蕴养魔物。

    但大家都想早点结束小辰界的黑暗便同意了。”

    说到此处,白行一身体抖如筛糠,他好似被什么压垮,猛地趴在桌上呼哧呼哧喘气。

    容徽凝目查探,隐隐看到白行一肩上坐着一个模模糊糊的庞然大物,她瞪大眼也看不清那怪物长什么模样。

    怪物压在白行一肩上,压在白行一体内的诅咒暴动扭曲,至阴至毒的诅咒爬上他白皙的脸,像虫子般在他肌肤下蠕动。

    白行一大口大口喘气,胸口剧烈起伏,脸诡异涨红,好似被人掐住脖子般。

    “有人想堵你的嘴。”

    容徽唤出流云径直劈向白行一肩头的怪物。

    “呼。”

    锐金之气轰然爆开,锐不可当的剑芒吞吐,可怕的杀意砍进怪物体内。

    怪物惊骇欲绝的做出夸张的动作,仓皇逃窜。

    白行一如释重负的输了口气。

    诅咒仍在他体内,像刀子似的一刀一刀扎进血肉里,白行一习以为常的将痛苦藏在忧郁的眸子中,气喘吁吁道:“多谢。”

    容徽深深地看着他,“血祭成功了吗?”

    “成功了。”

    白行一艰难点头,他重新落座,后背已被冷汗湿透。

    “十一个修士逼出精血弹进镜子中。”白行一沉声道:“镜子里出现十一个人的相貌和名字。”

    “十一个人的名字出现瞬间我们脑海中同时闪现一个信息:命运之子。”

    “我们决定每个人选一个辅佐,其中一个就是你。”

    白行一望着容徽,无声询问她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容徽只觉得好笑,“你们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也很奇怪吗?

    倘若镜子里出现的是所谓天命之子,十一个人你们都知其姓名为何不将他们的名字公之于众,充分发挥人多力量大的能量。

    别说十一个,一百一十万个都能找到。”

    更可笑的是,容徽觉得这群人有病,中二病。

    靠一个人拯救世界要什么修仙界。

    十一个人分别辅佐十一个人,怎么看都像养蛊。

    哪怕被选中的人都是天命所归,也是他们争权夺利的工具。

    白行一:“”

    寻常修士听到这种消息不应欣喜若狂么?

    容徽怎么回事?

    “后来呢。”容徽想听后续,“这事儿别算我头上,你继续。”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还是预备了几百年的老黑锅。

    “众人各选各的,然后离开。”白行一语气平静,手却不自觉紧握,“留仙君告诉我,我是凡人不可能活到你出生,只要留在遗迹中便能长长久久的活下去。”

    埋骨之地遗迹危险重重。

    留仙君为白行一能安稳的活着,便着手建立神庙。

    白行一以神使的名义留在遗迹中,开始孤独的修行,每日照看盘古镜,想方设法通过镜子给容徽传递信息。

    直到那日,修士们带着从埋骨之地拿到的神器离开。

    当日血月当空,盘古镜崩碎。

    血迹后的盘古镜已被诅咒缠身,无尽的黑色诅咒海洋全数冲进白行一体内。

    待白行一清醒后发现自己身在神庙,也成了镜子中诅咒的载体。

    后来白行一从祈祷的人口中得知,留仙君在他昏迷后将他送到神庙。

    同时,在神庙最深处修建阻止白行一出逃的囚笼。

    时过千年,无数进入轩辕神庙的修士都被白行一身上恶毒的诅咒教做人。

    白行一也以另一种方式成了神庙里唯一活着的‘神’。

    “当日你凝结的符咒是我自创的,独一无二的符咒。”白行一深邃的眼睛犹如寂静的冬湖,抹不开的悲伤眼里放出一丝希望,“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是容曌。”

    容徽轻笑,“得了吧,一眼认出我?

    当时你是打不过我,打得过我早想把我杀了。”

    白行一身上的诅咒是容徽见过最恶毒,最难清除的。

    恶毒得纯粹,全世界的恶意都集中在他身上。

    “都是误会。”白行一苦笑,“留仙君巧言令色最虚伪,他为达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制造一个‘容曌’没什么不可能的,所以,抱歉。”

    白行一在镜子崩碎之前感应到容徽一定会找到他。

    所以才那般笃定。

    至于留仙君为何将山河鉴还有流云都给容徽,白行一猜不透。

    留仙君城府似海深,白行一无法理解他的行为逻辑。

    留仙君可以是极恶,杀人不眨眼,屠杀百万无辜生灵,以杀止杀,凝造金乌动灵阵。

    他也可以善良得纯粹。

    为不相干的人抛头颅洒热血,甚至以命换命,扭转乾坤,一己之力拯救中洲。

    这些都是白行一亲眼所见。

    三个问题问完,容徽直言道:“诸位千年前的恩怨我不掺和,我也不是什么天命之子,你不必辅佐我。

    我救你的条件是你给我做三百年的苦力,条件不变。

    承诺你的报酬一分不少,时间还很长,你慢慢想。”

    弄清这段过往对容徽很重要,从侧面印证留仙君对她不是纯粹的看好,而是另有目的。

    有目的不怕。

    现在只需弄清留仙君抛弃他选择的天命之子,转而给自己头橄榄枝的原因。

    要么留仙君选择之人已经死了。

    要么留仙君选的是自己。

    白行一的故事中总共十一个修士。

    唯独他不是。

    换句话说,白行一连选择的资格都没有。

    “我知道你怀疑我一个凡人为何能和修仙界的大能进入遗迹。”白行一拿出匕首猛地扎进心脏,他疼得大叫出声,右手颤抖的逃出一刻起巧玲空心,“这便是原因。”

    七窍玲珑心又称玲珑圣心。

    拥有此心之人至纯至善。

    七窍玲珑心比法相更珍贵。

    白行一捧着鲜血淋淋的玲珑圣心,苍白如纸的唇挤出诚挚的笑容,“给。”

    容徽震惊不已。

    白行一身上诅咒缠身,空荡荡的胸腔里都是黑黢黢的一片恶诅,他的心脏却纯净无暇。

    “倘若我心生异心,捏碎它。”白行一将其放到容徽掌心,“我不会伤你,更不会害你,我知道的很多,我可以帮你。”

    怦怦乱跳的心脏在容徽手中跃动,她非但不感动,反而觉得白行一可怕。

    试问,陌生人在你面前挖心,谁高兴得起来。

    不过送上门的把柄容徽吓了一跳后淡定收入囊中,“期待日后表现。”

    哪里来的变态,比她还邪门。

    没有七窍圣心之人一样能活。

    白行一剖心后便晕了。

    容徽将他送到具有疗伤神效的寒池中,捧着心脏回寝宫。

    容徽屁股还没坐热便收到聚灵宫准备前往可能有木灵珠的苍山秘境的消息。

    苍山秘境出现时容徽便感到木灵珠的气息,她一直没时间去寻。

    现在绝不能让聚灵宫捷足先登。

    这一次,容徽准备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