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小白龙的自我修养 > 第七十五章 过劫
    ……

    那行者见敖烈驾云而去,这才闯入莲花洞里,解下唐僧与八戒、沙和尚来。他三人脱得灾危,谢了行者,却又问起了妖魔的踪迹,那行者一听这话,当时便开口道:

    “二魔已装在葫芦里,想是这会子已化了;大魔才然一阵战败,往西南压龙山去讫。概洞妖,被老孙分法打死一半,还有些败残回的,跟着大魔逃到了压龙洞去,老孙方才得入此处,解救你们。”

    那三藏一听这话,当即感激不尽道:

    “徒弟啊,多亏你受了劳苦!”

    那行者一听这话,也不自谦,开口便道:

    “诚然劳苦。你们还只是吊着受疼,我老孙再不曾住脚,比急递铺的铺兵还甚,反复里外,奔波无已。因是偷了他的宝贝,方能平退妖魔。”

    那八戒作为曾经吊的最高的人。自然是对那宝贝的功用有深刻的理解,当时便开口道:

    “师兄,你把那葫芦儿拿出来与我们看看。只怕那二魔已化了也。”

    那行者解下了紫金红葫芦与玉净瓶,一听这话,笑着摇头道:

    “莫看莫看!他先曾装了老孙,被老孙使法子,哄得他扬开盖子,老孙方得走了。我等切莫揭盖,只怕他也会弄喧走了。”

    那八戒闻言也不坚持,紧接着,师徒们欢欢喜喜,将他那洞中的米面菜蔬寻出,只因那莲花洞内金角银角炼丹修道,故而菜蔬甚多,师徒们,烧刷了锅灶,安排些素斋吃了,饱餐一顿,安寝洞郑一夜无词,早又晓。

    ……

    另一边,那金角大王径投压龙山,会聚了大女怪,备言打杀母亲,装了兄弟,绝灭妖兵,偷骗宝贝之事,众女怪一齐大哭。哀痛多时,那金角大王道:

    “你等且休凄惨。我边还有宝物三样,会汝等女兵,都去压龙山后,会借外家亲戚,断要拿住那孙行者报仇。”

    那金角大王话音未落,只听门外妖道:

    “大王,山后老舅爷帅领若干兵卒来也。”

    金角大王闻言,急换了缟素孝服,躬迎接。原来那老舅爷是他母亲之弟,名唤狐阿七大王,因闻得哨山的妖兵报道,他姐姐被孙行者打死,假变姐形,盗了外甥宝贝,连在平顶山拒担

    那狐阿七大王尽点本洞妖兵二百余名,特来助阵,故此先拢姐家问信。才进门,见金角大王挂了孝服,二人大哭。哭久,金角大王拜下,备言前事。那阿七大怒,即命金角大王换了孝服,提了宝剑,尽点女妖,合同一处,纵风云,径投东北而来。

    另一边,莲花洞中,那孙悟空叫沙僧整顿早斋,吃了好行路,忽听得风声,走出门看,乃是一伙妖兵,自西南上来。那行者一见,大惊失色,抽忙呼八戒道:

    “兄弟,那妖怪请救兵来了!”

    三藏闻言,登时吓得亡魂大冒,开口便道:

    “徒弟,这般紧要,该是如何?”

    那孙悟空未及话,门外有一壤。

    “三藏切莫忧虑,自有我来助功。”

    ……

    话音刚落,一人走进前来,三藏一见。连忙施礼下拜,而那徒弟三人却也欢喜非常。因为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那玉龙真君敖烈。

    “兄弟,你可是又来助功了?”

    那行者闻言,上前与敖烈勾肩搭背,让敖烈有些无奈,开口道:

    “本来我是不用再来的,只可惜那五件宝贝还有三件在那怪手里,若是不仔细些怕是要遭灾,故而我带来了三件宝贝,要破那三件宝贝。”

    那行者一听这话,大喜过望,将紫金红葫芦与幌金绳挂在腰间,双手轮着铁棒,教沙僧保守师父,稳坐洞中,着八戒执钉钯,同出洞外迎担又听敖烈道:

    “你等且去应担那怪有些怕我,我隐于暗处也就罢了。不过还需谨记两件事事。若是那怪放火。我破了他法宝之后,你两个务必有一人将他那把扇子抢在手里。若是那怪叫你等名字,切不可应他。”

    那孙悟空与猪八戒一听这话,当即齐声道:

    “兄弟放心。我们谨记。”

    敖烈一听这话,这才放下心来,实在的,若不是因为自己提前出手让事出了变故,不得那猴头便把玉净瓶和芭蕉扇都偷到手里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不多时,那敖烈隐去形。那一对妖兵也早到了近前,摆开阵势,只见当头的是阿七大王。他生的玉面长髯,钢眉刀耳,头戴金炼盔,穿锁子甲,手执方戟,赌英武非常。

    ……

    “我把你个大胆的泼猴!怎敢这等欺人!偷了宝贝,伤了眷族,杀了神兵,又敢久占洞府!赶早儿一个个引颈受死,雪我姐家之仇!”

    那行者一听这话,哪里肯放火那狐阿七,开口便骂道:

    “你这伙作死的毛团,不识你孙外公的手段!不要走!领吾一棒!”

    那行者正想要赶上那怪物,将他一棒打死,却不想一旁闪出了那金角大王,口里骂道:

    “泼猴受死!”

    那金角大王,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唿喇的一扇子,搧将下来了顿时烈火熊熊,那孙悟空记着敖烈的教诲,收起了铁棒,一手掐着辟火诀,直直地往前冲,那火焰伤不得他分毫。

    “金角大王,你这不太长记啊。”

    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声音让金角大王直直地发愣,心中觉得不好,但已然来不及了。

    时迟那时快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敖烈祭起四海瓶将那熊熊烈焰都收进了瓶子里,紧跟着那敖烈打出了一发金钱,正中芭蕉扇,那芭蕉扇落将下来,被早就准备好的猴子一把抢在了手里。

    “泼猴你敢!”

    失了芭蕉扇之后。那金角大王拿出了七星剑,就要砍猴子,那猴子将芭蕉扇插在背上。拿出铁棒就打。

    另一边那阿七使方画戟赶上,一旁又有猪八戒。急掣九齿钯挡住。一个抵一个,战经多时,不分胜败,那老魔喝了一声,众妖兵一齐围上,一顿乱杀。

    ……

    “沙和尚,你出去看你师兄胜负如何。”

    却那三藏坐在莲花洞里,听得喊声振地,便叫沙僧前来查看况,沙僧果举降妖杖出来,喝一声,撞将出去,打退群妖。

    阿七见事势不利,回头就走,被八戒赶上,照背后一钯,就筑得九点鲜红往外冒,可怜一灵真赴前程。急拖来剥了衣服看处,原来也是个狐狸精。

    那金角大王见伤了他老舅,丢了行者,腾空而起,解下玉净瓶要收八戒,被一旁的敖烈看见,又发金钱,那玉净瓶也落霖。一旁行者早便欺压上,将玉净瓶也抄在手里。

    还未等金角大王反应,沙僧撞近前来,举杖便打,那妖抵敌不住,纵风云往南逃走,八戒沙僧紧紧赶来。那猴子见此急纵云头使净瓶对准金角大王。

    “金角大王。”

    那怪只道是自家败残的妖呼叫,就回头应了一声,飕的装将进去,被行者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帖子。只见那七星剑坠落尘埃,也归了行者。

    “哥哥,宝剑你得了,精怪何在?”

    那行者收了怪,得了宝物之后,八戒沙僧二人迎头赶上,那八戒见行者拿着宝剑,当即便如此问道。而那行者心中欢喜非常。开口便道:

    “了了!已装在我这瓶儿里也。”

    二人听,自是欢喜非常,于是三人就地分头,去清剿那漏网之鱼,不多时,一山的精怪,俱都被打杀了,三人这才,回至洞里,与三藏报喜。

    ……

    “山已净,妖已无矣,请师父上马走路。”

    听妖魔已净三藏喜不自胜。师徒们吃了早斋,收拾了行李马匹,奔西找路。正行处,猛见路旁闪出一个期颐道者者,走上前扯住三藏马匹,开口便道:

    “和尚你哪里去,还我宝贝来!”

    那八戒一看这老道人来至,心中惊惶,口里道:

    “完了,这是老妖怪来!”

    那行者一听这话,当即便上前一看,登时吓了一跳,却原来,那里哪是什么老妖怪,分明是太上李老君。连忙上前施礼。

    “老倌,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那老祖急升玉局宝座,显出道祖法,九霄空里伫立,口里威严的道:

    “孙行者,还我宝贝。”

    那行者一听这话,甚是不解,将子起在空中回道:

    “我何曾拿你什么宝贝了?”

    那太上老君一听这话,开口便道:

    “你这猴头有所不知,葫芦是我盛丹的,净瓶是我盛水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搧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那两个怪:一个是我看金炉的童子,一个是我看银炉的童子,只因他偷了我的宝贝,走下界来,正无觅处,却是你今拿住,得了功绩。”

    那行者闻言,心中有些微怒,开口便道:

    “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钤束不严的罪名。”

    老君一听这话,当即摇了摇头开口道:

    “你这猴头。莫要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却原来,那金银童子是老君门下入门时最少凡根未绝的童子,那菩萨借用他们在此为妖。他们确是不知的,自以为是自己本事在下界托生。

    而他们与压龙山压龙洞的缘故也不是旁的,只是因为那两人托生之时,就是投胎到了那压龙大仙的肚子里,故而那压龙大仙的确也是他们的生之母,那狐阿七也确实是他们母舅。

    一听这话。那孙行者心中顿时就越发的恼恨了,在心里不住地埋怨菩萨。

    【这菩萨也老大惫懒!当时解脱老孙,教保唐僧西去取经,我路途艰涩难行,他曾许我到急难处亲来相救。如今反使精邪掯害,语言不的,该他一世无夫!若不是老官儿亲来,我决不与他。】

    想到这里,那孙行者心中也确实没有多少不舍之意,将五件宝贝都交还给了老君。

    那老君收得五件宝贝,揭开葫芦与净瓶盖口,倒出两股仙气,用手一指,仍化为金、银二童子,却原来,那两件宝物化掉的只是二者的。那两道童还有真灵不灭。故而才得转生。

    那老君带走了金银童子之后,那孙行者按落云头,对师父备言菩萨借童子、老君收去宝贝之事。三藏称谢不已,死心塌地,办虔诚,舍命投西,攀鞍上马,猪八戒挑着行李,沙和尚拢着马头,孙行者执了铁棒,剖开路,径下高山前进。不多时,便撞上了一个头陀,在路旁睡觉。

    “几位师傅,你们走的也慢了些,我都在此睡了一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