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的同学是叶天帝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搜刮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

    第二百四十一章最后的搜刮

    “该死!抽取的太快了……这个空间无法承受我的掠夺,想要两败俱伤!”瞬间了解到了这个空间的现状,聂宇直接用大邪王劈开空间走了出去。这个空间的意志在抵触他,聂宇再呆下去的话这个空间会炸开!

    离开这个空间后立刻将大邪王丢在地上,聂宇的眼中带着一丝凝重。自己还是太心急了,没有查探好虚实就动手了。这九天无界,好像孕育出了专属于自己的意识。当着人家的面挖墙脚,这明显有些挑衅过了!

    “唰!”当聂宇将大邪王插到地上后,这柄邪刀破空而出,似乎是想要远离聂宇。然而,此物才刚刚飞起。就被火麒麟一口咬住,任凭他如何拼命,也无法移动分毫。

    “做得好,小火!”接过对方递来的大邪王,聂宇的视线扫过火麒麟。出去一趟,这家伙的实力明显有所提升。聂宇能够感觉出来,他的本质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您要的龙元!”听到聂宇的称赞,火麒麟张口吐出了龙元。此刻距离屠龙不过半天时光,龙元的度依旧惊人!但聂宇却恍如未觉,直接将此物抓到了手中,细细观赏。

    “这里面凝聚的力量,不下于初入化龙存在!”观察了片刻,聂宇稍稍看出了点门道。龙元之中的能量纯粹而庞大,按理说很容易吸收。可是这股能量之中,还浸染了很多负面的气息,以及神龙死前的怨愤。

    “主人,您要这龙元有何用处!?”紧盯着聂宇手中的龙元,火麒麟不停的咽口水。和四大神兽相关的东西对他的吸引力太大了,虽然害怕聂宇,但是火麒麟还是硬着头皮询问道。

    “你想要?”直接看穿了此兽的渴望,聂宇有些疑惑。

    “是的!四大神兽只剩下我一个了,我需要融合四灵之力,完成调解世间负面能量的使命!”在聂宇的目光下,火麒麟低下了头。他现在只是眼前之人的奴隶,妄谈天命什么的实在是有些可笑了。

    “天命?……原来这镇压世间就是你想要的!”见火麒麟对自己如此恐惧,聂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家伙如此心,到了遮天世界怕是个问题啊!

    在遮天世界,心和信念绝对是衡量实力的重要因素!同阶相争时,任何一点短板都会被无限放大。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圣皇子和天皇子的战斗!

    作为神凰之后的天皇子,在先天上是略强于圣皇子的。再加上不死天皇的种种仙珍遗留,他就算吊打圣皇子也不奇怪。但是在公平一战的状态下,死的反而是天皇子!究其缘由,天皇子赢了根骨,却输了心。

    当初,不死天皇给天皇子留下了两条路。一条,有着各种古老传承,秘法,以及无数仙珍,法宝,护道人……而另一条,则是用不死天刀粉碎前一个选择。

    这两条路,一条是物质传承,一条是精神传承!选择前者相当于富二代接手父亲的公司,选择后者则相当于自己努力创业……面对这个二选一的问题,天皇子最终选择了前者。

    靠着不死天皇的遗留和逆天的体质,天皇子若是在其他时代必然称帝,只可惜他遇上了一个“黄金大世!”

    无数年难得一见的顶尖体质,众多大帝最优秀的子嗣……无尽时代中有着“成帝之姿”的天之骄子尽数汇集于这个时代!想要杀出一条染血的帝路,太难了!

    天皇子心上的短板,在“帝路之争”上不断放大,最终拖垮了他。堂堂天皇子,在完全没有绽放自己的辉煌前,早早惨死。就连后期出现的不死天后等人,也为之叹息不已!

    “秉承天命,镇压天地正道是我的责任,但却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被聂宇一句话戳中了心中不甘,火麒麟不由得抬起了头直视聂宇。

    活了数千年时光,火麒麟一直因为所谓的天命困守凌云窟。偶尔出去,还是因为被负面绪浸染,需要发泄绪。

    作为天地孕育的生灵,他们看似高贵,可是在“龙凤龟麟”四兽自己看来,他们就是一群囚徒!他们空有漫长的生命,但却比不上一头懵懵懂懂的野兽。

    “哦!那你想要什么!”见火麒麟如此表现,聂宇心下大定。不到万不得已,聂宇不想强行带走火麒麟。既然他原本就“别有想法”,那聂宇就安心了!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简简单单的八个字道尽自己的所想所求,火麒麟心生向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让聂宇知道,带走火麒麟这件事,稳了!

    随便聊了几句话,聂宇化掌为刀切下了一半的龙元。老实讲,这玩意对聂宇而言还是重要的!此物提升寿元的好处不必多说,服食龙元诞生的“回神之像”,也是一种极强的“保命手段”。在危险的遮天世界,多点压箱底的东西总是没错的!

    将龙元吞下后,火麒麟的上再度出现了破关的征兆。在看了火麒麟一眼后,聂宇示意他就地闭关。有他守护,没人能影响到他的修炼……

    随着火麒麟开始冲关,聂宇在对方五步之处找了块石头坐下。在这个世界,他已经呆了够长时间。是时候刮上一笔,离开了!

    暗暗盘算着,这个世界的好东西!聂宇不停用手指敲打手臂,绝世好剑和雪饮刀需要收回,剑宗需要去一趟,龙龟血需要得到,天哭经,黄泉十渡,照心镜……这一算之下,聂宇发现这个世界的宝贝还真不少。

    以下重复…………

    “动手吧!”确认了消息的真实后,姬碧月立刻下令。闻言,不远处的聂宇眉头一挑。这姬碧月虽是女儿,但是这份果决着实不逊色于世间任何男子。见姬碧月想要对付五青,姬知希在心中暗喜的同时,又感觉到一阵莫名的不安。这也太巧了吧,自己儿子陷进去的地方,圣果的持有者居然也在!

    “碧月小姐,这五青是摇光圣地的弟子建立的势力!你看,我们是不是留那几个主一条命!”见姬知希一言不发,负责盯着聂宇的那名姬家旁系说出了五青的来历。

    “摇光圣地又如何!两家同在东荒,起的争执还少吗?动手!”对于旁系之人的“瞻前顾后”,姬碧月的的态度很明确。没别的,就是干!

    世家这种存在,在没有外力压迫的时候常常内斗不止。但当遇到外敌的时候,他们又会无比团结。荒古世家不畏战,更不惧战!昔年虚空大帝镇压黑暗动乱,血战一生。即便有着不死药续命,仍然只活了一世。姬家为他的后裔,先祖的几分风骨还是有的!

    刚刚走出来的大主正准备开口,然后就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他现在很懵,他以前也曾见过荒古世家的弟子。对寻常修士,世家弟子确实很高傲,可是在面对圣地弟子的时候他们没这么彪的啊!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这是得罪谁了啊!?

    密集的攻击落在阵法之上,五青阵法撑起的光罩就好像“下雨时的湖面”动不已!道宫修士体内除了神力外,还有道宫神邸演化的道力。同样的神通在两种力量的加持下,其威力不可同而语。

    神力狂涌,神霞肆虐,恐怖的气机肆虐八方。饶是此地的阵法不俗,面对姬家人的连续攻势也有些撑不住的感觉。最多两盏茶时间,此阵必破!

    “姬家的嫡系,修炼的也并非都是虚空经啊!”一边看戏,一边逗孩子,聂宇表现的好像一个“旁观者”!若非姬碧月的实力比他强,聂宇真想找个椅子抓把瓜子!

    “你不出手吗?”盯着一旁哄孩子的聂宇,姬碧月目露精光。她想要通过聂宇的手段,分辨一下他的来历和背景。直到此时此刻,她依旧不忘试探聂宇。

    “出什么手啊!你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把孩子吓哭了!你看,尿我一!”抖了抖湿哒哒的衣袖,聂宇顾左右而言他。

    “如此照顾未婚妻,你未来会是个好丈夫!不过姬家的女婿,还是需要展露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让旁系的人信服!”自然的接过姬蝉月,姬碧月说的客气。但是其中的迫之意,却非常明显。

    聂宇知道,对方这是执意要在他上挖出点什么来了!就算自己现在不出手,等此女空出手来,也会强行进行试探的。想要不露底,除非聂宇站着不动让她打!

    “算了,暂时先麻痹他一下吧!等有了机会,我就跑路……”盯着阵法看了一眼,聂宇抬手挥出一掌。随着他这一掌击出,聂宇的手掌越来越大。不过眨眼之间,他的手掌就变的比磨盘还要大。

    手掌落在阵法形成的光罩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一层细密的裂缝,以手掌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聂宇这一掌的力量,比之道宫修士发出的神通毫不逊色。甚至在力量方面,要更为集中!

    “极境之力!?他的体质果然不一般!不知道和皓月的神体相比,孰强孰弱!”一眼看出了聂宇这一击的门道,姬碧月有些意外。上等的体质,大都有锤炼之效。可是能锤炼到十万斤极境的却是少之又少!

    她很想知晓更多,但聂宇却没有展露其他东西的意思。将手掌恢复原样一掌接一掌的拍下,五青的阵法被聂宇打的扭曲变形起来。要知道,这阵法就是道宫巅峰的存在,也要费点时间才能突破。

    “快住手,我们是摇光圣地的弟子!”见阵法累若危卵,大主硬着头皮开口了。

    “打的就是你摇光圣地的人,快把我儿子和聂宇交出来!”张口大喝,姬知希一边借势,一边给姬家人出手的理由。如果真闹起来,他们也能用“圣地弟子抓捕姬家人”来说事。

    “姬知希!聂宇?”听着驴唇不对马嘴的两件事,大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他正想开口辩解几句,为首的姬碧月却突然动了!

    纤细的玉手探出,周遭的空间一阵摇颤。周遭黑云翻滚,一个黑色的大手显化而出。这一掌,威力绝伦,霸道无比。漆黑如墨的手掌,覆盖了方圆一公里的所有,颇有那么几分“遮天蔽”的感觉。

    “这是……虚空大手印!?”看着手掌和阵法相碰,聂宇仿佛想起了什么。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一招是《虚空经》中的无上秘术。就算是姬家嫡系,也不是谁都能学的。

    “boom!”在帝经秘术面前,五青的阵法就如同气球一般一戳就爆!被爆炸的余波所波及,大主在空中翻滚了四五圈。周绿霞辉映,此人有些勉强的停住了形。直到此刻,他才发现来人之中有着四极修士!

    阵法一破,姬家修士当即鱼贯而入。此刻,谁都想第一个抓住聂宇向姬碧月邀功。而聂宇同样冲了出去,这五青既然是摇光圣地的下属势力,那么应该还是有点货的吧!

    “你的未婚妻还你!”一下拦住了聂宇,姬碧月将姬蝉月塞到对方手中。

    圣果之事事关重大,她可不想增添一丝一毫风险。她可以用姬蝉月搪塞聂宇,但是自家太爷那边,姬碧月还是必须给个交代的!而贡献圣果的功劳,无疑是一个“功过相抵”的好机会!

    “我艹&*¥@#……”心中冒出了一连串问候她祖宗的之类的国骂,聂宇抱着娃进入走了进去。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当个爸啥的也是很有的,谁说抱着孩子就不能寻宝了!

    聂宇刚踏入大,一道黑影突然朝着他飞袭而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一直看着他的姬家旁系。此刻他的手臂上有血液低落,显然这货吃了个不小的亏!

    “老哥,加油!咱们抢他们的是给他们面子,这些狗曰的还敢还手……揍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喊了一声,聂宇一副“我在精神上支持你”的模样。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