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无敌养凤系统 > 第355章你真的嫌弃我
    聂双双穿好衣服从房间中出来,她穿着一件黑丝天鹅连衣裙,高贵的气质一览无余。

    “哼!果然是嫌弃我,还上二楼浴室洗澡了!”

    聂双双气地自言一句,话说咱们养鸡人就是快,不一会儿,他从二楼下来,这是洗好澡了。

    好吧,虽然咱们男人不能说快,但是养鸡人同学是真的快啊,这点不可否认,仅仅用了几分钟,他便是洗好了澡,当然也换上了衣服。

    陆双角在来别墅之前,还特地买了一套衣服,为的就是有衣可换。

    陆双角到一楼后看到穿着黑丝天鹅连衣裙的聂双双,不禁地一愣。

    高冷高贵的气质配上精致优雅的连衣裙,几乎可以让所有站她面前的男人自行惭愧。

    “我说,这待会都要睡觉了,你还穿着衣服干啥?”

    陆双角问。

    嗯?

    !!他顿时觉着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这问的是啥问题啊,很有毛病,他想表达的是不应该穿睡衣吗?

    “你……”聂双双一张俏脸上顿时浮出霞红,“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她有些娇愤,这人还是这么不正经。

    呃……陆双角挠了挠头:“不小心说错话了,那我就先去睡觉了啊。”

    说罢,陆双角便走向聂双双的房屋。

    尽管他觉着这个过程总是这么的不对劲……和一个大美女睡一张床,克制自身啥事也不做,也亏鸟系统能想出这种有技术含量的“坑人招式。”

    特么的……至于他为何要抓紧上床睡觉,这事情的缘由也十分简单。

    抓紧上床睡着觉,啥事都好,睡着了便是啥事都不去想了。

    越向后拖,情况越是对他不利。

    聂双双看着走进房屋中的陆双角,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应该不会对我做些什么吧。

    她突然地想,真正到了这种时刻,她反而又是有些犹豫了。

    毕竟说到底,对方还是异性,更何况还是在夜晚。

    如果陆双角的“坑爹系统”知晓聂双双如此想法的话,必然要来一句:“小姑娘,你不要害怕,本系统为你保驾护航。”

    她有些小心地走进房屋中,发现陆双角已经是眼睛闭紧侧身躺在床上,并且还是躺在床边。

    偌大的床铺他只占了很少很少的一部分,颇有种蜷缩在床角的即视感,反而看起来倒是有点可怜了。

    “真是我多想了,他尽管看起来是有些不靠谱,但实际上还是很可靠值得信任的。”

    聂双双再次地在心中谴责自己,她还有什么理由去不信任陆双角吗?

    多次的不信任,多次的怀疑,但实际上呢,陆双角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她,不求回报,像一位孜孜不倦不求回报的挖井人。

    唉……他现在的样子好可怜啊,聂双双忽地生出恻隐之心。

    她走到陆双角的身旁,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拍了拍陆双角的肩膀:“喂,你要不要朝里面睡一点,缩成这样的一团,看着都感觉你很难受。”

    一股扑鼻而来的香气朝着面容滚来,那种芳香如百合花淡雅,很是好闻。

    陆双角因此睁开眼睛,入眼的正是聂双双精致到完美的面容。

    啊,大姐,你能不能不要主动来搞我啊,我克制住自己不容易的!咱们少点接触好吧,这很要命的。

    陆双角心中苦逼的很,立即地将眼睛闭上,为了减少心底的欲望之火。

    “不用了,双双,我这人就习惯这样睡觉,没事的。”

    “你可真是奇怪的很,这么喜欢虐待自己。”

    聂双双无语的说,并且她总感觉陆双角对她似乎有点冷淡,说话的时候都不睁眼看她。

    看到陆双角闭着眼很认真的睡着,聂双双撇撇嘴,旋即也上了床。

    苦苦挣扎在清醒与沉睡之间的陆双角,突然感到大腿处传来的温热,那种温热感顿时让他整个腿一麻,用脚丫子想想都知道这是什么,嘶,聂双双上床后,她的腿一不小心和他的来了个亲密接触。

    陆双角这时候才猛地意识一件事,他们好像……是在一个被窝里?

    怎么能两人盖一床被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睡一张床陆双角都感觉浑身难受了,别说盖同一个被子了。

    陆双角连地睁开眼睛,坐起身,他朝聂双双看去,即使是早有预料,但这样的画面还是让他一颗小心脏砰地一抖下。

    聂双双盖着被子侧躺着,这一刻就在他身旁。

    床不算大,也不算小。

    她的脸色有些红,即使是她这样的一个高冷女人在男女同同床氛围下都无法做到处之泰然。

    “怎么了?”

    看到陆双角坐起身,她开口问。

    “不行不行。”

    陆双角说,“我们不能睡同一个被窝里。”

    “哪里还有被子?

    我再去拿一床。”

    聂双双俏红的脸蛋刹那之间转变为娇愤,“你什么意思,盖一床被,我一女孩子家都没说什么了,你一男的还先讲究了起来?

    !”

    是的,她气的很,越发的觉着陆双角可不就是嫌弃她吗?

    看来问题都不是她信任不信任陆双角,陆双角会不会对她做出什么非分之举的事了,而是陆双角是不是嫌弃她,想要远离她的问题了。

    念及如此的聂双双忽地有些难过,她堂堂金家大小姐,居然也有被男人嫌弃的一天?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从来没有男人这样对她过,那些男人无一不是明露着的淫邪之色,像只饿狼样想要吃了她。

    难道,他真是狠心的渣男,得到了过后便展现出了他的本性了?

    接下来就是狠心抛弃了?

    聂双双焦虑地想。

    她也因此想到了一件事,好像在他们没有发生关系之前,陆双角便常常在她面前展现出一副高冷无所谓不在乎的姿态,当时她还以为陆双角是故作高冷,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

    但是现在看看好像并不是这样,而是他的确是不在乎她,反而是有些嫌弃她。

    至于为什么还要继续认真保护她,这或许是他良心尚未泯灭,同时继续保护她,从而在她妈面前伪装出“好女婿”的模样,也有利于他伪装渣男身份。

    如果养鸡人知道聂双双大美女想了这么多的话……定是要泪眼模糊,我特么当个好人了,你也要怀疑我是渣男,你到底要我怎样?

    大姐您能不脑补这么多吗?

    此刻,陆双角又继续开口,只不过是直接问道:“大姐,被子应该有的吧,在哪,我再去拿一床。”

    “不行!”

    聂双双突然冷着脸说,“今天我们还就必须盖一床被子!”

    养鸡人同志: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