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猎谍 > 第七十三章 疑惑
    牛三虽说没有从张江和这里,得到任何的暗示,但他还是马上赶回了军营,将自己进入重庆站之后,所看到的一切都告知给了唐城。听了牛三的讲述,唐城的表情渐渐凝固起来,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敢直接占了张江和的办公桌和椅子,重庆站里绝对没有这样的人。

    “队长,牛三看到的这人,应该就是武汉派来的人!”一直待在唐城办公室里的老福,这个时候开口言道。“牛三刚才还说,张站长办公室的外面,一直守着几个带枪护卫,说明这个人不简单,应该是大有来头的。”老福的话令同样在场的赵大山暗自翻了一记白眼,心说这个时候还待在张江和办公室里的人,岂能是个简单的人!

    “你跟我说一下那人的长相!能在我叔的办公室里有如此做派的人,说不定会是军统总部派来的人。”对方坐着张江和办公用的椅子,这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来人跟军统没有关系,一向刚正的张江和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牛三的描述才刚刚起了个头,唐城就已经大致有了判断,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位大佬居然会突然来了重庆。

    “我想我已经知道那人是谁了!”唐城的话让赵大山和老福几乎同时扭头看过来,唐城却并没有打算揭开谜底。“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既然口供都已经拿到手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再做也一样!牛三刚才说的事情,你们不得对外瞎传,就当做从没有发生过就好。”唐城的话听着有些没头没脑,赵大山和老福看到唐城的神色不对,便没有多问。

    等着赵大山几人相继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唐城抓过桌上的香烟点了一支,那位军统大佬突然来了重庆,唐城相信这里面一定有大事发生。仔细回想张江和之前给自己打电话时候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其他异常,就连张江和的呼吸频率也是和以前一样的。重庆站手头上现有的案子,几乎都是从自己这边交上去的,那人来重庆就应该跟重庆站的案子无关。

    唐城夹着香烟窝在单人沙发里,关了灯的办公室里漆黑一片,可唐城的眼眸却亮的吓人。心中琢磨不定的唐城想要给张江和打电话,却又怕因为自己的冒失,给张江和带去麻烦。时间在唐城的煎熬中一点点的过去,终于,窝在沙发里的唐城回过神来,随即扔掉早已经熄灭的烟头,整个人平躺在对面的长沙发里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同样琢磨了一夜的赵大山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眸来军营,接着送早饭的借口,敲开了唐城的办公室门。相较双眼通红的赵大山,唐城的气色看着还算好,两根油条一晚豆浆下肚,唐城的面色隐隐红润起来。“队长,牛三昨天见到的那人,是不是军统的这个?”办公室里只有赵大山和唐城两个人,可赵大山说话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唐城抬头看了一眼,正冲着自己竖起一根拇指的赵大山,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赵大山的心中猜测。“我不管你是怎么猜到的,不过我希望你记住我昨晚说过的话,这件事一定要烂在肚子里,千万不要出去乱说,否则谁都保不住你这颗脑袋。”几息之后,见赵大山还是用一副我很想知道的表情看着自己,唐城只得再次提醒对方。

    “队长,你放心,我又不是毛孩子,自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不过我就是很奇怪,你说军统的这个,干什么这个时候跑来重庆?不是都在传,说前方战事不利,军统总部那边不是应该集中力量搜集情报支援战事吗?”赵大山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表情中透着一丝迷茫,看的出来,他昨晚是真的琢磨了很长时间。

    唐城闻言楞了一下,随即言道,“你我都只是不入流的小人物,干好咱们自己的事情,就算是支援抗战了。你我都有家人在重庆,有时间瞎操心的时候,最好先想一想自己的家人,我可不想给家人惹麻烦。”唐城并没有把话说的很透,不过他相信,赵大山应该能听得出自己话中的深意。果然,赵大山闻言先楞了一下,然后冲着唐城连连点头。

    猜到那位大佬来了重庆,唐城一连两天都没有主动联系张江和,每天只是窝在军营里忙活手头上的事情,直到第三天的中午,唐城这才给张江和打了哥电话。“叔,我这边有个大案子已经差不多了,你是不是派些人过来准备接收人犯?另外还有几个涉案人员的家已经被我这边派人看管起来,我是想着会不会还能守株待兔一下,现在案子都要移交给你们了,我就准备把他们全都叫回来了。”

    唐城打电话的时候,就在担心张江和的办公室里可能还会有别人在,所以在电话接通之后,唐城说的全都是跟案子有关的事情。“我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先打过来了!”电话那头的张江和语气如常,只是一句话之后,电话这头的唐城清楚的听到了手指划过电话话筒的声音。那人还没走!听到张江和隐晦发出的讯号,唐城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想要马上挂断电话。

    还好唐城愣神的时间很短,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唐城强行打消掉想要挂断电话的念头。“叔,我可跟你说,这次的案子不算小,光是特高科的特务,我就一气抓了六个,另外还有十几个暗地里帮着日本人不做事的败类。我这边的人已经连轴转三天了,所以咱们先说好了,该给我的可一点都不能少啊!要不然,咱们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唐城依旧在电话里嬉笑胡扯,和往日里给张江和打电话时一样的语气态度,就连死要钱的口吻都是一样的,完全听不出破绽。电话这头的张江和虽说嘴上笑骂不停,实际心里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唐城没有在电话里说些敏感的事情。张江和这边才暗自松一口气,一向不肯吃亏的唐城却突然在电话里提到了中统。

    “叔,前几天你说中统告我状的事情,你到底跟总部那边解释了没有啊?我可跟你说,这次如果不是中统的人突然在那个茶馆里冒出来,我们跟踪监视的这条线,是决计不会这么早就收网的。要不是中统的人坏了事,我这次说不定就能真的抓住一条大鱼了,弄不好还能像当初在南京那样,能一条线端掉整个特高科的情报小组。”

    唐城突然在电话李提到了中统,张江和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等着唐城说能端掉整个情报小组的时候,张江和这才终于明白了唐城想要给中统上眼药的心思。当着局座的面,张江和不好跟电话那头的唐城一唱一和,不过等他挂断电话之后,倒是把这里面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跟面色不耐的局座解释了一番。

    “这里面的事情,我也说不大清楚,不过按照我对小五的了解,如果不是当时出现突发状况,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早就抓人的。事后我问过他手下的人,据说当时动手抓人的只有小五自己一个人,而对方是两男一女三个人。”张江和还算谨慎,并没有当面说中统的不好,但话里话外却已经将意思表露的很清楚。

    中统和军统本就不对付,早在南京的时候,双方就出现过多次冲突,中统那边甚至还多次在委员长面前告军统的黑状。可局座生性谨慎,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唐城和张江和的几句话,就对中统彻底撕破脸,不过心里的这根刺终究还是种下了。“我今晚就会离开重庆,我还是那句话,重庆交给你,我很放心!跟那小子说,好好的做事,不能给他老子丢了人!”

    来重庆已经整整五天的局座,最终还是走了,从码头回来的张江和马上来了军营。“叔,你说多吓人啊!要不是你在电话里突然来了那么一嗓子,好家伙的,我可就露底了!”得知那位局座大人已经离开重庆,心有余悸的唐城根本没顾上打听局座大人来重庆的目的,只是先抱怨了一番。

    “你可别跟我装了,都敢派人去我那试探了,你还敢说你给吓坏了!”唐城笑闹般的抱怨,令张江和心中气恼,随手抓起桌上的报纸朝着唐城砸了过去。“还好你这次算是过关了,中午的那个电话打的正是时候,看得出来,局座对你的印象很好,临走的时候,还要我转告你好好做事!”

    唐城闻言报以白眼,“你老人家先歇歇吧!你还是快些叫人过来帮忙吧!我在电话里可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这边都快没有地方关人了。”瞧着张江和兴致不错,唐城就把整理好的卷宗直接拿给了张江和,并马上计算起重庆站这次应该支付的奖金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