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女王的意志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突破契机
    夏尔和小虎猫靴子藏身在一栋废弃房屋的旁边,看着不远处三个人影扑跃交错玩了命的厮杀,耐心的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弄死那个作死的‘教唆者’。

    猎人体系的超凡者有一定的隐藏能力,在隐藏中一击必杀就是猎人的拿手招牌技能,夏尔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就如荒野中的猎食者,看着两个猎物慢慢的接近自己的死亡。

    那三个人真的接近了,不知怎么的,萝拉打着打着就和两个教唆者转移到了夏尔的这一边。

    靠的更近了之后,夏尔的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也终于看清了那盏“惩恶之灯”复制品的真面目。

    那是一盏看起来像是石头磨制的提灯,灯头上一点白色的灯焰散发出纯净的光芒,竟然让夏尔感知到了一丝类似于“圣光术”的特殊威压。

    手里提着东西肯定是影响格斗的,但是萝拉始终维护着提灯,在激烈的打斗中那缕灯光忽明忽暗,在夜色中格外的显眼。

    夏尔终于看出了点端倪,“惩恶之灯”的灯光是跟萝拉体内的灵力相呼应的,萝拉体内灵力爆发的时候,灯光就会转强,灵力平和的时候,灯光就会减弱。

    而那两个教唆者在灯光转强的时候,就会退避一下,等到灯光稍弱,两人就会发了疯的扑上来,萝拉也会同时变得疯狂,三个人以命换命般的极端打法看得夏尔是心惊肉跳。

    “这盏灯能够克制教唆者?还是克制那个摩尔教会?萝拉的灵力”

    夏尔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萝拉体内的灵力有了变化。

    萝拉是第七位阶的超凡者,体内的灵力凝实程度要比夏尔更高一些,但是她跟卡多将军、凯尔文莱斯利主教那样的中位阶超凡者是有着巨大的区别的。

    中位阶超凡者的灵力不但更浑厚,而且更灵活、更璀璨,如果低位阶超凡者的灵力是一股闪耀着些许灵光的小溪的话,那么中位阶超凡者体内的灵力就是一股璀璨灵动的河流,其散发出的灵力分子氤氲滋养着超凡者的身体,强化着超凡者的肉身。

    而此时萝拉体内的灵力,在亡命格斗中变得越来越闪亮,其色泽竟然有了几分中位阶超凡者特有的璀璨。

    夏尔想起了昨天看到的里德的来信,信中提到了“在生死边缘磨砺,有幸突破”等等字样,忽然有了一些明悟。

    “她难道是为了寻求晋阶中位阶的机会,也是在进行狩猎?狩猎的终极意义也适用于猎人体系之外的超凡者吗?”

    夏尔在这边自己疑惑的功夫,萝拉那边的战局慢慢的发生了变化,两个教唆者和萝拉的身体不断的被对方互相刺中,萝拉身上的伤口甚至还多一些,可是她却越战越勇,左手提灯右手持剑,好似一尊没有感情的机械,感知不到恐惧和痛苦。

    反观两位教唆者,身上虽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伤,但是两人的气势却在缓慢的低落下去,不复刚才的悍勇无畏。

    特别是又高又瘦的那个教唆者,身形逐渐飘忽起来,围着萝拉游斗刺杀,看似是久攻不下改了战术策略,其实局外的夏尔看的很清楚,他已经有了逃跑的意思。

    “你不是杀戮战士你是光明战士!”高瘦的教唆者再次被砍了一剑,仓惶爆退之后有些愤怒的说道。

    旁边的夏尔心中再次震荡,光明战士是归属于教会的武力组织成员,萝拉如果是光明教会的人,那她是怎么进去谢瓦利埃家族的?洛林侯爵可不是瞎子。

    夏尔仔细看了看萝拉的灵力状况,又有些疑惑,她怎么会是光明战士?她的灵力明明跟依芙拉、哈迪默斯等光明修士不同。

    “他不是真正的光明战士!”

    身材矮壮的持斧教唆者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手上双刃战斧呼啸着砍向萝拉,挡下了向高瘦教唆者追击的女骑士。

    矮壮的教唆者一击逼开萝拉,伸手入怀掏出一瓶药剂喝了下去,几个呼吸之后就眼神通红气势暴涨,整个人疯魔一般狂呼酣战,但是他浑没发觉自己的同伴已经悄悄地交出了主攻的位置,处于进可攻退可逃的微妙状态。

    “受死吧!你们这些藏在黑暗中的肮脏渣滓!”

    萝拉也被矮壮的教唆者逼出了真火,左手“惩恶之灯”的仿制品骤然大亮,不远处的夏尔禁不住眯起了眼睛,而小虎猫直接就钻进了夏尔的怀里,小家伙显然是被吓到了。

    虽然刺眼的光芒掩盖了几个人的身影,但是夏尔的灵力视野还是看清了萝拉体内灵力的剧烈变化。

    随着“惩恶之灯”仿制品的骤然大亮,萝拉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波动起来,它们互相撞击着、崩碎着,好似汹涌的波涛要摧毁坚固的堤岸。

    “当当当当”

    “嗷啊!”

    一阵炸雷般的金铁交鸣声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过,腥臭难闻的血腥味在夜色中快速蔓延,手持战斧的教唆者被萝拉直接斩下了半条胳膊,虽然因为药效的原因,他依然在不要命的砍杀,但是却再也困不住暴怒的女骑士。

    萝拉体内的灵力已经近似于暴风雨般的咆哮状态,她的野性长发已经飞扬了起来,贴身软甲鼓鼓胀胀的好似要被撑了开来,而且她的脸孔殷红如血,双目中灵力四射,看起来非常的吓人。

    她一步迈出,长剑荡开已经颤抖的双刃战斧,顺势一个飞膝顶在矮壮教唆者的胸膛上,“嘭”的一声把他顶出去老远。

    “这招是跟我学的”夏尔在心中喃喃自语。

    萝拉体内的灵力已经有了凝聚的趋势,奔腾的灵力溪流开始盘旋压缩,越来越亮越来越浓,而萝拉的身体也开始颤抖,显然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又高又瘦的那名教唆者当机立断,掉头就冲入了黑夜,临走还撂下一句话:“不管你是谁,我们跟科梅拉主教大人有约定的,你们背弃了承诺我们还会回来的。”

    萝拉当即就要追上去,但是皮球般被顶出去的矮壮教唆者却又滚了回来,在地上盘旋着、嚎叫着,挥舞着双刃战斧不断的斩杀萝拉的下三路,萝拉连续几剑斩出都没有效果,一时之间被这种怪异的打法缠得束手束脚。

    萝拉体内的灵力运转趋于缓慢,显然是因为缺少外部刺激,而出现了衰退的迹象,她非常的着急,不断地挥剑砍杀地上的教唆者,但是对方已经陷入无意识的本能疯狂之中,即使成了血人也死缠不退。

    “笨蛋,那天我使了那么多地面功夫,就没学会一招一式吗?”

    夏尔暗自叹息了一声,他已经看了出来,萝拉的突破机会已经过去了,如果刚才她能拦住那个高瘦的教唆者,再次高强度的作战的话,也许还有那么一丝机会,可是现在可惜了。

    “靴子,你在这里看着,盯着她,我去宰了那个作死的家伙!”

    夏尔悄悄的后退几步,向着逃走的高瘦男人疾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