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欢想世界 > 043、孩子才会这么想
    柯孟朝的语气忽然变得很认真:“再仔细想想,你梦见的非索港,它的位置在哪里?”

    杨老头也提示道:“就当你在梦中回忆,回忆那座城市的历史。你在梦里可是大学都毕业了,不可能没学过历史吧?”

    华真行眯起眼睛看着沙盘,好像在梦境中回忆,又似在现实中展望,沉吟良久才答道:“在未来那条北索河的北岸。”

    墨尚同也眯起了眼睛:“不是现在的这座城市?”

    华真行摇了摇头:“那是一座新城,从无到有新建的一座城市。”

    柯孟朝:“为什么呢?”

    华真行:“白纸上可以作画,涂鸦上怎么作画,而且有白纸又何必用涂鸦?”

    墨尚同摁了一下遥控器,沙盘中又呈现出超算模拟的未来场景,有上游的水库、平原上的河道。紧接着上游的大坝突然消失了,水流冲刷而下,漫过下游的河床、平原、田地,形成大片湿地。

    他解释道:“假设未来发生战争或者别的灾难性事件,水库大堤突然被毁。下游设计了一些导流防范措施,也有几片湿地用以蓄洪,尽量将危害减少到最低,你看见了建造新城的地方吗?”

    华真行已经看见了,因为那里已经被标注线圈出来了,就在未来北索河出海口的北岸,与如今的非索港相距几十公里隔河相望,面积有一百六十平方公里。在梦里,那是对历史的回忆,在这里,看见的是不确定的将来。

    柯孟朝:“你再仔细想想,梦中的非索港居民都是什么人?”

    华真行想了想:“都是和我一样的人。”

    柯孟朝笑了,并没有追问怎么才算和他一样的人,又问道:“为什么不是现在的当地人呢?”

    华真行摇了摇头:“那个地方从来就没有居民,万年荒弃之地,凭空新建了一座城市。建造者才是拥有者,可以选择合适的、真正的建造者去共享。至于现在的非索港,还在原来的地方,至于它变成什么样子,要看他们自己。”

    柯孟朝再一摁遥控器:“按照你的设想,这里还有金矿所在的那片地域,都是第二批需要买下的地方,但不能着急开发。”

    只见沙盘的显示区域扩大了,除了方才圈出的新非索港地界,又多了一个红圈。神隐之门在北索河上游那个水库的边缘,而其的西北方向二十多公里公里外,就是昨日发现金矿的地方也被圈了起来。

    华真行:“你们刚才说还有一条河流,在哪里呢?”

    杨特红:“老墨啊,你就别卖关子了,全给他看吧。”

    墨尚同再一摁遥控器,沙盘显示的区域变到最大程度,荒原的中央出现了一条河流。它发源于西部高原群山中,由多条源头汇集而成,在接近平原处的谷口处是一座大水库。源头的各条支流上还有十几座小水库,其中一条支流就从那片金矿区域穿过。

    从这条河流的最西端算起,到东部海岸的直线距离有三百公里,主干流在荒原上蜿蜒近五百公里。不是华真行目测得准,而是沙盘上就有数字标注,而且还多出了三个圈,看标注也是适合建造城市的地方。

    这条河流的中下游区域也有大大小小的支流,并有很多片湿地星罗棋布,随着季节变化着面积,中下游很多支流上也出现了大小不等的水库。

    那三个红圈,第一个出现在上游的大水库与金矿区之间,标注为四号。第二个出现在中游、整个平原的中央区域,标注为一号。第三个出现在这条河流的入海口位置,横跨两岸,标注为三号。那么二号在哪里?二号就是先前已经圈出来的新非索港地域。

    沙盘模拟出了一条新河流、一整片新流域、三座新城市地界。墨尚同问道:“这条河叫什么名字?”

    华真行一拍脑门:“叫真行河!”

    柯孟朝:“与你那个梦吻合吗?”

    华真行:“我就是根据那个梦起的名字。”

    在他那个梦里,欢想国有遍布全球的二十八片疆域,都是改造与开发了这个星球上的无人荒漠,除了居住、生产区之外还有大片的生态区,最早的疆域就叫真行邦。梦中这样的名称,显然就与他的名字有关。

    墨尚同微微一笑:“那我就给你把真行邦画出来。”

    沙盘上出现了一个最大的红圈,南部的界域就是刚才标出来的铁丝网,东部的界域是海岸,西部的界域则延伸到高原群山之间,最夸张的是北部,往西北方向伸出去一大片,深入了如今的特玛国境内。

    这一个大红圈的总面积有十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是几里国如今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还占了特玛国的一片地方。华真行摸了摸后脑勺道:“谁能有那么多钱,买下这么大的地方?”

    杨老头笑了:“反正是做梦嘛,索性做得痛快点,你就当这是做梦好了。一次性买下来当然不可能,可以分期分批干,根据需求先控制几个重要节点搞建设。”

    柯孟朝捻着胡须道:“在荒漠里搞基建,好像就是白扔钱。搞完了给谁用呢,又有谁来维护呢?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就当从头开始做梦吧。但我有一个疑惑,假如你真的自己花钱买下了所有的地方,雇人建造了所有的东西,这算什么?”

    华真行还没来得及回答,墨尚同说道:“资本意志在理论上的极致形态,唯一的垄断者。在这一片地域,他就是控制了所有资源的财阀、排他性的资本家……小华,这就是你的梦想吗?”

    华真行又愣住了,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才说道:“我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东国的政治课本我也看过,还找了不少资料读。可是在我那个梦里,欢想国的创立者风自宾,对,就叫这个名字,他就是这么干的。”

    杨特红:“具体怎么干的,说清楚点。”

    华真行:“他就是把这片地方全买下来了,招募建设者搞开发,各种配套设施一起上。然后建设者就留了下来,还把家眷都接了过来,成为最早的居民。”

    杨特红:“谁花的钱?”

    华真行:“就是他花的钱啊,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投资,我也不知道他刚开始哪来那么多钱……至于后来嘛,已经有产出了,比如春容丹产业就有很多收入。”

    柯孟朝:“那还不是我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一人建立了一个包罗所有的资本帝国。”

    华真行摇头道:“可实际情况却不是您说的那样,他这个人几乎不露面,所有资产与资源都是欢想国政府在管理,就像……就像是您说的那种大同。”

    杨特红哑然道:“这个脑洞转折好大!”

    柯孟朝也失笑道:“也只有孩子才能想出来。”

    墨尚同叹气道:“乌托邦啊乌托邦!”

    杨特红收起笑容道:“这是白纸上作画,未尝不可想象啊!从一开始起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朝这条路上走。”

    柯孟朝瞟了墨尚同一眼道:“太难了,简直就是做梦,儿戏般的梦!就算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能保证理想一直被贯彻吗,能保证所有跟随者都是同样的理想主义者吗?”

    墨尚同微微变了脸色:“本来就是做梦、就是孩子的脑洞,有什么不可以的?达成目标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他本人一直能控制这个过程,直到完成。”

    柯孟朝:“怎么才算完成?”

    杨特红插话道:“阶段性完成就可以,比如一座新城、比如一个真行邦,以此为模板再推而广之……”

    柯孟朝:“投入这么大,就为了做个梦中的实验?”

    墨尚同反问道:“不可以吗?”

    杨特红击掌道:“可以!钱不就是花的、人不就得做事?”

    华真行有些懵,摆手道:“你们先别为这种没影子的事情吵架啊!我们还是谈谈那八万亩农田怎么才能种出来,还有铁丝网圈起来的三百平方公里地皮,可没那么多钱买啊!”

    华真行刚得了五万米金,送出去一万还剩四万,虽说在荒野上能买好大一片地,但也就是几平方公里,可远远干不了这么大的工程。

    三个老头互相瞪了半天,又突然都笑了,墨尚同点头道:“还真是我们三个人一起教出来的,任何一个人单独都教不出这种脑洞来!小华,这个沙盘回头就给你了,你有空好好研究研究,当个乐趣也行。”

    华真行有些不知所措地皱眉道:“你们只是说说而已?”

    杨特红摇首:“当然不是说说而已,这是你的计划,你愿意去做吗?”

    华真行:“怎么成了我的计划?”

    柯孟朝:“就算刚才不是,难道现在不是吗?进屋之前,你的思路可能尚不清晰,经过这一番讨论,已经有了成型的计划,难道不是你想做的事情吗?”

    华真行:“是倒是,可是我只有四万米金,就算把那座庄园卖了也远远不够!”

    杨特红捻着胡须道:“前一阵子你逞能,非要单枪匹马护送罗医生,一番辛苦也不是没有收获。后来你查清金大头为何要杀罗医生,我记得罗医生还给你推荐了一支股票。托你的福,我和老墨也看见了他随身带的资料,那份资料可是太值钱了!”

    墨尚同很干脆地说道:“罗柴德给了你五万米金加一座庄园,我呢,利用那些资料做了一些事,也得给你一笔信息费。一亿米金,你想怎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