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陈与余 > 第六十章 审问桂有志
    陈逸延和余羽芊都下了车,后边跟来的警车在张龙的另一边停下。

    “你不是说没有这个桂有志的联系方式吗?”计平问。

    张龙苦笑着说道:“那个,那个,我们从您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才收到信息,说这里有桂有志的消息,所以来这里看看。”

    “这样啊,那可还真是挺巧的。”计平看了看后排侧过头的桂有志。“人,我们带走了。”他朝一边的警车示意了一下。

    两位警员下车,打开张龙小轿车的后座车门。

    “唉!唉!你们干什么!”桂有志一边和警员拉扯着一边喊道。

    “平队,你这。。不太好吧。”张龙说。

    “有什么不好的,他现在是谋杀案的嫌疑人。怎么?你们想包庇犯人?妨碍公务?”计平把两顶帽子扣在张龙和李俊的头上。

    “没有,没有。”张龙连忙挥手。“只是,这个人和我们的案子也有关系,我们杨组长指定要这个人。”

    “杨云?让他打电话给我,人的话,我们问完了,你们自己来带走。”说完也不顾张龙的反应就对着正把桂有志塞进警车的警员说:“带回警局。”

    两辆警车开走,驾驶座的张龙用手敲了一下方向盘。“该死的。”

    “现在怎么办,张哥。人就这样让他们带走了?”李俊刚来缉毒组几年,张龙是他的搭档也是他的师傅。

    “能怎么办?人家计平现在是警界的红人,你也听到他说的了,让杨队打他电话。”二人开着黑色小轿车驶离了“贫民区”。

    一区警局审讯室内,桂有志斜坐在座位上,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他看了看对面坐着的陈逸延,和站在一旁的计平。

    “该说的我都说了,那个女人我不认识,只是在酒吧里遇到而已。”桂有志想着自己既然已经和张龙二人承认自己接触过这“贫民区”的死者,那在这里也没有必要在隐瞒了,只不过人都有侥幸心理的,所以他没说自己卖给对方毒品。

    “你确定,你们只是遇到?”陈逸延盯着桂有志的双眼。

    “对,对,就是遇到而已。”桂有志躲闪着对方的目光,想到对面这位被张龙称之为神探,陈逸延的目光让他有一种被看光了感觉。

    “我们的尸检报告上显示,死者是死于吸毒过量。”陈逸延看着桂有志的反应。桂有志的手相互捂的更紧了,他的高低肩似乎也更明显了,脸看向一侧的地板。就算是换个人来,也看得出他此时的心虚。

    “是不是你逼着死者注射的毒品!快说!”计平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二人一个演坏警察,一个演好警察,很明显,计平现在就是坏警察的身份。

    “我,我。”桂有志被计平拍桌子的这个动作,给吓到了,他有点语无伦次。

    “别急,你慢慢说,我们重头再来一遍。”陈逸延安抚道。“你抽烟吗?”

    桂有志看向陈逸延的眼神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点了点头,喉结上下浮动。

    “你去给他倒杯水。”

    “我?让我给他倒水?”计平指着桂有志。

    “对,快去。哦,把你的烟留下。”在桂有志的眼里,这个警界的新星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在对他说我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好事情,你给我在监狱里待到死为止。

    计平装作很不情愿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然后走向审讯室的门。

    “打火机也留下。”

    计平转过身,狠狠地瞪了一眼桂有志,然后又从掏出香烟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用力的拍在桌上。桂有志又被吓了一跳。观察室里余羽芊看着二人影帝般的演技。

    陈逸延给桂有志点上了烟,把烟灰缸推到他的面前。

    桂有志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你昨天凌晨的时候见到的对方?”陈逸延把问题重头开始提问。

    “对。”

    “你不认识对方?”

    “不认识。”

    “之前见过吗?”

    “见过几次。”之前的回答桂有志可是回答的没见过。

    “见过几次,但是不认识?”陈逸延敲了敲桌子。

    “她就是来我这里卖点东西。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啊,陈警官。”桂有志立马回答。

    在观察室的余羽芊看到这一幕,心里有点惊讶,陈逸延敲了敲桌子这个动作像是施展了魔法一样,让桂有志把之前隐瞒的事情说了出来。

    “卖东西?卖什么?”陈逸延继续询问。

    桂有志清清了自己的喉咙准备开口。

    “啪。”审讯室的门被打开,计平端着水杯进了屋子。

    “你先出去,我来问。”计平又看了一眼桂有志,只不过这次,桂有志低着头没有和他对视,然后计平出了审讯室。

    “他走了,先喝口水吧。”

    桂有志抬起头,接过陈逸延递来的水杯,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杯子“屯屯屯”地把水全部喝完。看起来桂有志是真的有点口渴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桂有志把水杯放回桌上,快燃尽的香烟在烟灰缸里弹了弹,抽完最后一口,桂有志说:“她来找我买过几次毒品。”

    “昨晚也来买了?”陈逸延没有纠结对方贩卖毒品的事。

    “来了。”

    “买了多少。”

    “买了四个人的份。”一人份就是一包,死者生前从他这里买了四包毒品。

    “四包?一个人?”

    “对,一个人。”桂有志看了一眼桌上的烟盒。陈逸延把烟盒递给对方,桂有志拿起一旁的打火机给自己点了烟。“一般我们这种的,都是一个人一包,那天她突然开口要四包的时候,我还特意问过。呼。。。”桂有志吐了一口烟。

    “她说什么?”

    “她说她帮他朋友买的。”

    “什么朋友?你有看到吗?”

    桂有志摇了摇头。“没有,然后她从她的包里拿出了几千的现金,你知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我就卖给他了。”

    “你听到了吗,他说从包里拿出!”余羽芊看着陈逸延的背影说道。

    “听到了,果然还是被他说中了。”桂有志的话证明了陈逸延对于“包”的猜测。

    “平队!”观察室的门被打开,“缉毒组的杨组长打来电话。”

    余羽芊看了一眼离去的计平,然后又把视线看向了正在审问的陈逸延,她突然觉得这个陈逸延虽然平时对她说话的时候傻傻的,但是在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却是那么的耀眼。

    “那你还记得她当初有喝过酒吗?”审问室的陈逸延还在问话。

    “我想想。”桂有志的眼球摆动。“她好像是从吧台那里来我这的,我当时正好在舞池边上游荡。”这句话中的情境和酒吧吧台的调酒师说的话一样。调酒师看到死者喝完了酒,离开吧台和大痣有了接触。陈逸延知道桂有志没有对他撒谎。

    “你就知道这么多?”

    “是的,陈警官。”

    陈逸延笑了笑:“我不是警官,我只是个顾问。”

    “哦,是的,陈顾问。”

    “接下来缉毒组的人应该会来领走你,我们就到这边吧。”陈逸延站起身,伸出手示意桂有志可以离开审问室了。

    重案组的门外,张龙和李俊二人已经到了,他们正是来领走桂有志的。

    三人在观察室外看着张龙二人带走桂有志。

    “你那边怎么样?”陈逸延问向计平。

    “他们的杨组长脾气比较火爆,不过还是个讲理的人。信息都问出来了吧。”

    “嗯,问出来了。”还有半句陈逸延没有说出来。‘只不过,这些信息都没有透露死者的身份,和死者真正的死因。’

    计平召开了会议,重案组的成员听着计平分析死者和月光酒吧以及桂有志的关系。

    陈逸延和余羽芊在最后排看着会议的进行。

    “他怎么这么容易就对你说出了事实?”余羽芊看着陈逸延的侧脸。

    陈逸延转过头,二人的视线对接了,他的苹果肌微微鼓起。“我们一个扮演坏警察,一个扮演好警察。”

    “你是好警察,平队是坏警察。”

    “嗯,桂有志这个人你也看到了,他的胆子比较小,如果来硬的,反而会让他选择沉默。所以,我这个好警察在满足他的需求之下,他可能会对我放松警惕,认为我是帮他的。”

    “那我看你敲了敲桌子之后,他就全部说出来了,这个动作有什么含义吗?”

    陈逸延的眼睛微微睁大:“你观察到啦!”他翘起一个大拇指,然后接着说:“审问的时候,计平拍过两次桌子,而这两次桌子都让他吓了一跳,所以拍桌子这个行为让他产生了紧张感。而当我敲打桌子的时候,他也不例外。你可以想到,当一个你信任的人,或者说你觉得可以信任的人要做出离开你的行为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挽留吧?”余羽芊的语气不是很肯定。

    “嗯,他把拍桌子这个行为看成是讨厌他,会伤害他的人,而我在那个情况下,是唯一对他友好的人,当我做出敲打桌子的行为,他下意识的以为我也会变成那个坏警察,所以他会更容易把事情告诉我,来博取我的信任和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