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 第292章 第一次入关
    段祺瑞无可奈何,张作霖已经说得明白无误了:我是借军火也好,抢军火也罢,都是国家的财产,谁用不是用?为何要厚此薄彼?既然要我为你效力,怎么着也得出点血吧?他段祺瑞总不能说这批军火是给自己募私兵用的!于是被摸着短处的段祺瑞有火没法发,但他对奉军的提防却又深了一层。

    由于奉军迅速入关,使冯玉祥进攻安徽的“奇兵计划”无法实现。北京政|府前此撤换冯玉祥旅长的命令,当时冯玉祥曾以全体官兵同旅长共进退为威胁,这时情势也迫得他低头了。倪嗣冲请北京政|府迅速电令曹锟派兵夹击冯旅,“以弭长江巨患”;并且控诉冯抗不交代,又于武穴上下游加兵扼堵、暗中与苏督往返密商军略诸事,足见其野心不悛,受人指使。但是曹锟不肯派兵,所以倪嗣冲也不敢单独进攻。

    冯玉祥这时已经出人头地,如何安顿这支军队是个难题。张怀芝建议调冯旅到黑龙江驻防,冯玉祥当然不肯充军,去“发往边疆效力”。当然张作霖也不会欢迎这支军队,还想在老张的地盘里渗沙子?直到第二年3月18日,北京政|府采纳曹锟的意见,给冯玉祥“革职留任”的处分,掳去陆军中将,暂准留任旅长,交曹锟节制调遣,这是后话。

    奉军入关后,张作霖提出罢免李纯和讨伐冯玉祥两个要求,他说这是为了“拥护元首”。可是被他拥护的元首却吓得心慌意乱。2月26日在冯国璋在总统府召集紧急会议讨论奉军入关的对策,他用悻悻的眼光问段祺瑞:“这次奉军出兵入关事前既未奉令,也未呈报,居心何在?”段祺瑞回答不知。冯又大声问:“前任陆军次长徐树铮到奉天作何勾结?”段更忸怩无以置辞。

    这次会议当然没有结果。冯想要段叫张作霖退兵,段就是召奉军入关的原始人,他怎会再要奉军退出呢?何况召虎容易退虎难,他即使愿意叫张退兵,事实上也办不到了。退可自立为王,进则好处尽占,深谙这段历史的张汉卿怎能轻易放弃这到手的肥肉;而段祺瑞又何尝不知道关外王张作霖不是好惹的,请了来就不容易请出去,可是既然饮鸩止渴,也只有“硬行”了!

    冯国璋知道叫段祺瑞退奉军是办不到了,他只得央请前清末年做过东三省总督、亲手招抚过张作霖并一手扶持他的赵尔巽到奉天说服张作霖退兵。

    张作霖重情重义,他对赵尔巽一直是既感激又敬重,再加上赵比张年长了31岁,张作霖一直把他像父亲一样对待,并教育子女一直喊赵尔巽为爷爷。但是感情是感情,政治是政治,时移势易之际,张作霖早就不想买他老上司的账了,只是碍于情面,不好直接驳了他。不过赵尔巽一把年纪了,在张作霖太极手段下最终自然是白跑一场。

    奉军自入关后,其声势咄咄迫人,3月5日奉军一部由天津开到廊坊,在车站检查往来旅客,使中外人士大吃一惊。北京国务院去电劝止,说明廊坊不是戒严区,不可以检查旅客,奉军依然继续执行勤务,置之不理。而张作霖所发通电则顾左右而言他,他说:“出兵扣械,系坚元首主战之心,兵已入关,无可撤退,长江有事,即可南下应援。”他请北京政|府在天坛一带指定营房以便奉军进驻,并没有等待答复,他的部属已在天坛、南城一带找兵房了。

    为统一关内奉军的指挥,张作霖以自己为司令,以杨宇霆为参谋长,节制全部关内奉军;张作相转为后路总指挥,驻守山海关,以保证他可进可退;张汉卿则返回奉天,主导后方事宜,类太子监国。

    似乎是解释奉军进入北京的理由,3月7日奉天方面发表张作霖和曹锟、张怀芝的往来电。张作霖3月5日歌电表明他的宗旨“拥护中|央,维持大局,始终团结,戡平内乱,联络同志,共救危亡。”又说天津会议将奉军编入第一路,后来又改编入第二路,他都极表同情,现已编成六个混成旅,若不开拔,则“对同志为不信,对我兄为不义,各旅不日即可到徐,会合大军,敬听指挥”。

    张作霖在这通电报中极力解释“自己毫无个人野心,自己对财产身家功名权位皆已逾量,尚复何所希冀,只以目前时局为重,弟处扩张实力,专以辅导我兄起见,此外毫无私意,若有虚言,鬼神鉴察。”其殷切之情,就差指天为誓了。

    曹锟3月7日的阳电是欢迎奉军入关,称赞张作霖“耿耿大义,磊落光明,骨肉之交,谊共生死。请奉军集中徐州,加入第二路;还请加派一个或两个混成旅开到汉口,加入第一路”。张怀芝的阳电称道奉军入关为“壮我士气,固我后援”,并称已指定韩庄为奉军南下的第一站。

    张作霖可不愿他的军队充当炮灰,不过话已说满,又不能就此打住。正踌躇间,张汉卿了解后轻轻一笑:“这事容易。许伯伯闲了好久了,他在黑省不得志,不如让他去陕西去打‘靖**’。”

    这位许伯伯就是被张汉卿掏了老底的许兰洲,他忝为黑省军备帮办,但督军鲍贵卿对他防之又防,吴俊升、韩麟春两个师的兵力在彼,他这位过气的师长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他的第一师原主力都被张汉卿瓦解了,剩下的部队后来被凑成一个旅的建制也没有正经地盘可以休养,仍然全靠张汉卿“接济”。张作霖对他还是怀着一丝内疚,但黑省实在无法安置这么多大龙了,现在有机会解决了自己的一块心病,当然欣慰。

    和许兰洲一番交心后,张作霖发出电文:“原黑省军务帮办许兰洲,素怀忠义、勇冠三军。值此国家用人之际,作霖不避私情,保举其为陕西剿匪军总司令,定能震慑宵小、光复失地。”许兰洲重新带兵,自然欣然领命。张汉卿也为了弥补当初的“无德”,设法给他凑出了亟需的一千匹军马和大量辎重,让原本对张汉卿有些意见的许兰洲不得不再三表示感激,因为军队被“蚕食”而产生的芥蒂也消于无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