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2815章 血屠的底牌
    第2815章 血屠的底牌

    血屠向张若尘看去,见他没有动怒,扬声道:“杀得好!天庭的神灵,竟敢潜入地狱界,好大的胆子,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以你们的修为,还磨灭不了我的精神意志。若要杀我,便是同归于尽!”司徒云琳的声音,从绯红的血雾中传出。

    “神女殿下,本皇来助你一臂之力,灭杀了她。”

    血屠如蛤蟆伏地,呈奇异姿势,张开嘴巴,深深一吸。

    一缕缕神血血气,源源不断涌入进他的口鼻。

    刚刚踏入神境,血屠正需要大量血气,用于巩固境界,锤炼神躯。他不信,等司徒云琳血气流失殆尽还不死。

    张若尘也知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杀,否则让司徒云琳自爆神源,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打出噬魂铃,以精神力催动十二枚铃铛,压制司徒云琳的神魂和意志,以防她真的自爆神源。

    般若引动体内的命运奥义,打入命运决杖,以奥义的力量磨灭司徒云琳的精神。

    ……

    …………

    在三神联手之下,终是将司徒云琳彻底杀死,化为灰烬。

    刚刚破境,就能参与进杀死真神的行动中,血屠亢奋至极,将司徒云琳的那柄白玉神剑收走,道:“本皇要凭此剑,告诉天下修士,今日屠神!从此,我大屠战神皇将威震寰宇!”

    同样是神灵,能够杀死真神的神灵,在神灵的世界中,显然名气更大。

    更让人忌惮。

    “剑给我!”张若尘道。

    血屠体内沸腾的血液,瞬间冷却,道:“师兄,我今日屠神,得需要屠神的证据。此剑就是最好的证据,你看,神女殿下已经把神源收走。”

    “你吸收了她几乎所有血气,已经是有巨大收获,而我,现在却还两手空空。屠神,是我们三人联手做到,为何好处都被你们得去了?”张若尘打算以理服人。

    血屠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虽然不舍,却还是将白玉神剑递给张若尘。

    若没有张若尘的强大精神力压制,司徒云琳说不定能够自爆神源,将他和般若也杀死,的确是出了很大的力。

    白玉神剑是一件君王圣器,但,材质非凡,是罕见的本源物质炼成,而且内部已经孕育出至尊铭纹,有成为至尊圣器的潜力。

    值得一提的是,至尊圣器分为三个等级:镇天级、混元级、次神级。

    绝大多数至尊圣器,都是镇天级。

    想要达到混元级,至尊圣器的材质,就必须是天地奇珍,而且对第一次铸炼时使用的工艺,有极高要求。

    比如,炼制沉渊剑和滴血剑的材料,造化神铁,就是天地奇珍。

    当然即便是镇天级的至尊圣器,也相当罕见,下位神、中位神层次的真神,很多都无法拥有一件。

    张若尘现在身上的至尊圣器,都是镇天级。

    血屠在地上寻找司徒云琳的一千零八十柄银色小剑,却发现这些小剑,早已被张若尘收走。最终,他只在地上,找到了几块染血的神衣碎片。

    张若尘一边炼化白玉神剑的剑灵,一边问道:“你到底什么情况?说是去探路,怎么自己一个人先进了荒古废城?还有,为何在这里破境,难道不知道荒古废城很危险?”

    血屠深深一叹,将几块破布塞进怀里,随后讲述起来。

    “却说那日,我独自一人前去探路,凭借我强大的修为和精明的头脑,很快就找到荒古废城。当时实在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神尸,但,我终究是凭借强大的精神意志,压制住了心中的恐惧……”

    张若尘道:“废话怎么那么多,讲重点。”

    “重点就是,我被一只蛟类诡兽发现,被迫无奈,只能逃进荒古废城避难。但,在跨过巨石城门的瞬间,出现空间波动,将我传送到了此处。”

    张若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终于明白,为何阎无神他们进入城门后,为何会突然消失。

    那座巨石城门绝对有问题,多半是一座高明的空间传送阵。血屠和阎无神他们,在进入城门时,肯定是触动了什么,才会被传送离开。

    血屠继续道:“在这里,我有天大的机缘,找到了一枚古怪的异果。吞服下去后,修为暴增,根本压制不住体内的力量,于是只能被迫突破境界。否则,我也不会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

    血屠当然是不会说,自己被这满是神尸的环境,吓得躲在地底躲了半个月之久,如死尸一般,动都不敢动一下。

    张若尘道:“你倒是什么东西都敢吃。”

    “师兄,大机缘啊!那枚异果,是从一位古之大神的头顶长出来,神光照耀千里,香气扑鼻,根本忍不住。得此一果,成功渡过神劫,我已经不虚此行。”血屠道。

    张若尘问道:“你的神劫,是什么劫?”

    “应该是心劫吧!当我看见,师兄为我舍生忘死阻挡真神,心劫瞬间渡过。”血屠双眼幽深,感激无比的看着张若尘。

    看到他那眼神,张若尘浑身发麻,后退了两步。

    般若道:“神劫哪有那么简单?我且问你,那枚异果,是不是形状如狮,表面长满电纹?”

    “神女殿下怎么知晓?”血屠露出诧异的神色。

    般若道:“你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那枚异果,乃是天狮神果。在助修士渡神劫的宝物中,此果可以排名前三,罕见至极。只有在大神的神尸身上,才有可能生长出来,而且,还需要很多别的条件支持。”

    血屠更加庆幸与张若尘一起来了黑暗之渊,道:“无论怎么说,今天都得感谢师兄和神女殿下,这个人情,血屠我欠大了!”

    “还叫神女殿下?”般若道。

    血屠微微一怔,明白过来,连声道:“师嫂!师嫂!师嫂……”

    池瑶对地狱界的神灵都很厌憎,见血屠如此贫嘴,黛眉一蹙,哼声道:“我的意思是,踏入神境后,所谓的神女,便自动退位。今后,不必再如此称呼。”

    血屠低声向张若尘传音,道:“神女殿下今天好重的戾气,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张若尘当然知晓,此刻的般若,乃是池瑶。

    池瑶的性格,其实更像黄烟尘,而不像更加内敛的般若。

    “女人嘛,就是这么反复无常,不需要惹她,她也会冷你几眼。”张若尘道。

    池瑶似乎也知晓,刚才表现得过激了一些,于是收敛情绪,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

    见般若突然又变得如此平静,血屠忍不住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还是师兄了解女人,果然反复无常。

    “呼!”

    阴风吹来,鬼云遮盖神光。

    鬼云中,响起“咕吖”的诡异叫声,刺痛张若尘的圣魂。

    “不好,又是那只鬼类诡兽,它居然来到了此处。”张若尘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脑海中浮现出黑狮神兽和圆仓真神莫名其妙惨死的画面。

    池瑶极其果断,抓住张若尘的手腕,脚下蜿蜒的冥河显现出来,以最快速度远遁。

    血屠不知张若尘和般若为何如此惊恐,道:“大家都是神灵,何惧之有?鬼类诡兽……什么,鬼类诡兽……”

    血屠听说过鬼类诡兽的可怕,头皮发麻,背上八对血翼展开,追向池瑶和张若女。

    血翼下,银光闪烁。

    他们的速度,显然及不上鬼类诡兽,很快就被鬼气笼罩。鬼气森寒,刚刚触到身体,体内血液就像是要凝固,神气运转不畅。

    “咕吖!”

    这一次,张若尘终于看见鬼类诡兽的样子。

    是一颗山岳般大小的骷髅头,飞在鬼云中,嘴里长着血红色的舌头,眉心有一个古老的文字。

    看到那个文字,张若尘心中又惊又疑。

    因为,那竟是一个“葬”字,与葬金白虎额头上的字一模一样。

    是史前古文。

    血屠背上结出冰块,浑身发寒,道:“师兄,它额头上的字,与葬金白虎一模一样,说不定是亲戚,要不你去和它谈谈?”

    谈?

    这只鬼类诡兽的气息,比金聚大神还恐怖,去和它谈,无疑是自寻死路。

    额头上有“葬”字,只能说明,这颗骷髅头,很有可能是史前遗留下来。

    骷髅头,距离他们越来越近,腥气极重,散发出来的腐蚀力量连神气都挡不住。

    池瑶停了下来,转身望去,眼神凌厉,道:“逃不掉了,只能拼死一战。”

    张若尘看了一眼池瑶抓住他手腕的玉手,视线又移向她的脸,心中思绪万千,实在想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在图谋什么?

    但,这些思绪,在一瞬间,就被清空。

    张若尘知晓形势危急,于是,将那枚鸽蛋大小的暗时空物质唤了出来,悬浮在身前,随时准备打出去。

    “没办法了,只能使用最后的底牌。”

    血屠被一缕缕鬼气缠绕,难以呼吸,下一瞬,取出一根凤凰羽。

    凤凰羽爆发出灼热而又恐怖的能量,撕碎鬼气,随后,化为一团火焰,带着血屠急速飞了出去。

    “是死亡神尊的一根羽毛!”池瑶道。

    “师兄!”

    血屠唤了张若尘一声,头上一根头发垂了下去,变得千丈长。张若尘一把抓住头发,反手揽住池瑶的纤腰,二人飞身而起,落到凤凰羽上。

    凤凰羽中,蕴含大量速度类的神尊神纹,爆发出极致的速度飞了出去,即便是鬼类诡兽都追不上。

    虽只是神尊的一根羽毛,可是,却比荒古废城中这些死去了不知多少年,且被黑暗力量严重腐蚀如同烂泥一般的神尊尸骸,价值都更大。

    活着的神尊,才是真正的神尊。

    (本章完)